关于

【叶周】纹身

号被禁,搬运前文




  “哎哎,听说了吗,honor乐队的主唱和键盘手又传出绯闻了!”

  

  “诶诶是吗!快讲讲!”

  

  “有人拍到他们拥抱的照片,发到论坛上了,给你看……”

  

  “啊啊啊!萌啊!我此生无憾了!”

  

  “哈哈,出息!”

  

  两个女生在地铁上小声谈论着,时不时发出笑声,时值盛夏,酷暑难耐,女孩子们都换上了热裤短袖,养眼的很,长得又水灵,那笑声犹如银铃一般悦耳,听的人心驰神往,引得旁边的男性时不时侧目。

  

  然而离这两个不远的一个男人此时就显得特殊了,对于水灵的女生他并不关注,瞟都没瞟去一眼,只是懒懒散散的靠着车厢壁,一只手抓着扶手,另一只手揣进裤兜里,头上戴着的帽子帽檐压的很低,又垂着头,这帽子便遮住了他的半张脸,视线能看到的嘴角正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说来也巧,虽说遮了半张脸,但细看之下不论是身形还是面部轮廓竟与女生谈论的乐队主唱惊人的相似。

  

  这俩女生谈论之余也注意到了,两人看了半天也不敢轻易下判断,便小声交换意见:“哎,你看那个人,像不像honor乐队主唱。”

  

  “我觉得像。”

  

  “我也觉得……要不咱去问问?”

  

  “诶,不好吧……”

  

  “怕什么,问问不吃亏嘛,走吧走吧。”

  

  一个女生撺掇着另一个女生向那男人走去,几步路的距离因为两个女生欣喜又胆怯,生生将时间拉长了两倍。列车的速度缓缓降低,驶进了站点,温柔的女声吐字清晰报着站点。这是个大站,人流量相当多,门一打开一大片人就涌了出去,本来挺显眼的男人混在这么多人里面便也失了特征,普通的挑不出来,两女生追出去找了半天视线也没有抓住那人的一个衣角,只能懊恼得直跺脚,气自己怎么没快一点。

  

  honor乐队这名字听起来挺张狂,实际上整体都很低调,从没有不良报道,也没有哗众取宠。这成员自然也是顶好,随便拉出去一个那都是在各自界内的风云人物,吐口唾沫砸个坑。不过据传言,这么多顶尖人物能聚集在一起,还是乐队主唱一个个拉来的。至于他用的什么手段拉来这么多的腕儿,那就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了。

  

  honor乐队主唱叶修,以其低沉带些金属质感的嗓音赢得众多粉丝青睐,音域非常广泛,高音域时张狂不羁,洒脱中带有唯我独尊的霸气;低音域时深沉大气,如情人般之间的耳语,低哑魅惑。他的声音如海妖一般摄人心魄,听了那嗓音,你就懂得什么叫“如听仙乐耳暂明”。不仅如此,他精通各种乐器,以前还有小道消息说,他一开始选成员是以他自己的标准来选的,因此一开始honor乐队一直都是他一个人。众说纷纭,这消息是真是假,也只有叶修本人清楚了。

  

  而他的绯闻对象,乐队键盘手周泽楷,是叶修亲自挑出来的,那一手活儿自然没得说,只是这人生性腼腆,话也不多,别人与他交流也只是嗯啊哦这样的,自带高冷(?)光环,所以朋友并不多。按理说这样的人无法在圈子内交际,在这个圈是混不长久的,但是因他生的一副好面孔,加上性格很好,赢得了不少女粉丝。

  

  这说是绯闻,其实这消息也属实,这两人确实在一起,只不过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两人都不是在乎外界舆论的人,我行我素,平日里虽没有过于亲密的动作,但是目光流转之间所透露出的情意都可以看出来,于是照相机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切,娱记尽责的履行了将八卦曝光到底的义务,将拍到的照片发到论坛上公之于众,再加以华丽的词藻渲染,于是两人堪称八点档狗血剧的爱情故事就这么诞生了(......)。有趣的是他们并没有招来多少骂声,反而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女粉丝。哦,当然,你可以在女粉丝前面加个腐字。这些粉丝们成天上各种论坛,搜寻有关这两人的任何信息,一看到有人骂他俩,立刻叫上其他人围攻,什么话都说得出来百无禁忌,那场面简直震撼人心。

  

  总之这两人依旧过他们甜蜜蜜的日子,后援团(腐)女粉丝们也在一如继往的护卫他们的cp。

  

  男人穿梭在人群之中,速度颇快的走出地下通道。顺着街道走了一个路口便拐了进去,这是一个胡同,鳞次栉比的分布着老旧的楼房,道路错综复杂,对这里不熟的人转过几个弯之后绝对分不清东西南北。

  

  男人显然对这里很熟悉,伸手微微抬了抬帽檐,方便看清路,熟门熟路的拐了几个弯来个一个挺大的四合院门前,这四合院有些年头了,应该是清末留下的老宅子,却没有显得破败,反而被保存的很好,古色古香。

  

  男人敲了敲门,卸下帽子在手里打转,不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一个长相俊美的人站在门口,看清来人便浅浅的笑了,侧身让男人进来:“前辈。”

  

  “嗯。”男人刚走进门,照着他面门直接飞过来一团黑,男人眼疾手快抓住,搭眼一看是块布,空气中飞舞着白色的粉末,灰尘中混着一股松香的味道。男人手伸长离自己远远的抖了抖布,貌似不太愿意让粉末沾到自己身上。“搞偷袭啊少天,好意思吗。”

  

  黄少天看那块布没有盖在男人的脸上,颇为可惜的咂咂嘴,才说道,“靠叶修你还好意思说我,我正要问你,这小提琴哪来的?这么文艺的东西你也会?你竟然不露一手好意思吗!”黄少天的手握着小提琴指着叶修,那危险的架势让叶修深深地为他的小提琴揪了一把心。

  

  男人——应该叫叶修,转手把帽子扣在身旁的周泽楷头上,拿着那块布走进院里,从黄少天手里拿过小提琴擦了几下,“要是都让你们知道了,不就不好玩了?”

  

  “叶不修!”黄少天愤愤的说,眼睛却离不开小提琴,“我说,这琴可值钱了啊,你哪来的?”

  

  “秘密。”叶修心情颇好,把布放到桌子上,调了几下弦。

  

  黄少天难得的没有跟他抬杠,他的目光都锁在了琴上,直勾勾的犹如狼看到了美味的猎物,“这么好的琴不拉可惜了,你不拉让我拉呗。”说着就要上手拿。

  

  叶修倒也没有躲闪,任那人拿走爱不释手的摸了半天,才说道,“拉完给我擦干净装好。”

  

  黄少天没言语,他平素就喜爱乐器,看到好乐器定是要上手把玩一番的,叶修相信他不会出什么差子,便带着周泽楷来到了二楼他的房间。

  

  这屋子隔音效果超好,门一关便完全听不到楼下悠扬的小提琴声。

  

  叶修坐在床上,掏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吸了一口道,“这一阵还好吗?”

  

  周泽楷微微皱起眉,上前伸手拿下了叶修的烟,按灭,才点了点头:“怎么样?”

  

  叶修无奈的看着被按的变形的烟,可惜的叹了口气:“没成,虽然老韩那钱包脸很有可能会把人吓走,但是不来真的很可惜啊。”

  

  “嗯,”周泽楷想了想,坚定地说道,“没关系。”

  

走链接

评论(3)
热度(91)

© 山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