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叶周】我的老师喜欢我怎么办急在线等

搬运



  周泽楷拉着行李箱提着大包小包在人群中穿行,他抬了抬手腕握紧手里的包,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每年开学大家都是跟逃难似得拎着大包小包往学校奔,冬天还好,夏天头顶大太阳,一身汗还得拖着自己的家当,就是一种折磨。

  

  周泽楷擦了下脸上淌下来的汗,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下,紧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嗓音。

  

  “小周。”

  

  周泽楷听声音就认出那人是谁,略微惊讶回过头:“叶老师。”

  

  “嗯,”这么热的天也没有影响叶修的心情,依旧是笑眯眯地,身上清清爽爽,哪有周泽楷汗流浃背这般狼狈,他伸手从周泽楷手里捞过一个包,“我帮你拿点吧。”

  

  “不、不用了……”周泽楷赶紧往回撤手,叶修赶在他前一步从他手上拿走了包。

  

  “别说了,走吧。”

  

  周泽楷看着叶修走在前面的背影,也不好再说什么拒绝,抿唇几步跟了上去。

  

  周泽楷不是会主动挑起话头的人,本来他就话少,闲聊这种技能点更是没点上多少,然而叶修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两人沉默地走着,太阳一烤周泽楷更觉焦虑,两人中间跟用尴尬砌了堵水泥墙似得,他想了想问道:“老师怎么到这么早?”

  

  因为有点事情周泽楷提前一天到了学校,没想到叶修跟他一样来的早。

  

  “没回去多久,一直在学校待着。”

  

  “嗯……”周泽楷原本还想问下去,但突然想起跟他一宿舍的江波涛提起过他们这个教高等代数的叶老师放假也在学校住着,估计是家里有什么不方便提及的,便打住了话头。

  

  “不说我,你怎么提前来了?”叶修笑道,“又定错票了?”

  

  “……没,”没想到叶修又提起这一茬,周泽楷皱皱眉有些窘迫。之前有一次托隔壁班的人帮他订票,没想到对方一个马虎订错了时间,晚了一天,刚好赶上封宿舍楼,周泽楷没地方住,本想在学校附近的旅馆凑活一晚,不知道叶修怎么知道他没地方住,便让他住自己那里对付一下,周泽楷怎么拒绝也不好使无奈只能到他教工宿舍住了一晚,“有点事情。”

  

  “哦。”叶修点头,周泽楷却突然停下脚步,叶修见他没跟上也站定,回头看他。

  

  “谢谢老师,”周泽楷想从叶修手里接过包,却被躲过,只能直起腰,“我到了。”

  

  “那就走呗,站着干啥。”

  

  “不……”周泽楷微蹙起眉不知道怎么解释。毕竟是老师,要是让别人看见老师帮自己搬行李不太好,“我可以。”

  

  “小周啊,”叶修往前走了一步站定,他比周泽楷稍微低了几公分,眼睛微微上挑显得有股别的韵味,他微微眯起眼,“老师的话也不听了?”

  

  “……不。”周泽楷慌忙退了一步,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又低下头。

  

  叶修看他那样子笑了起来,抬手拍了拍周泽楷的头:“逗你呢,我的学生平常帮了我不少忙,我当然也得搭把手啊。”

  

  “……好。”周泽楷没辙,只能由着他。

  

  叶修帮忙把周泽楷的行李搬到宿舍里,把行李箱推到墙边直喘:“这里面装了什么东西?齁沉齁沉的。”

  

  “装备。”周泽楷把东西归置差不多,拿上钱包手机和叶修走了出去。

  

  “你现在要去哪?”叶修问。

  

  “超市。”

  

  “那就一起吧,”叶修爽快地说,“刚好我也买点东西。”

  

  “好。”

  

  两人走在路上基本是叶修引起话题,周泽楷话少,叶修也没指望他多说,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倒也不见尴尬。

  

  进了超市周泽楷先陪叶修买东西,两人在蔬菜区转悠半天,没半会儿购物车里装了半车子菜。

  

  “老师你会做饭?”

  

  “会做点简单的,不想做就用泡面打发。”叶修说着把卷心菜放进车里,“单身男人总要提升下做饭技能。”

  

  说到单身,周泽楷心里倒是有疑惑。大家都知道教常微分方程的苏沐橙和叶修走得很近,几乎大家都默认他们是一对,不过现在看来是有了答案了。

  

  “小周你要买什么?”叶修买完菜,推着购物车问。

  

  “水壶。”

  

  他原来的水壶让杜明拎着接水,去水房的路上开始瞎嘚瑟,甩着大膀子把水壶甩得跟海盗船似得,还没走到水房提手就光荣牺牲断掉了,整个壶跟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咣当一声砸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壶炸了?”

  

  “嗯。”原因解释起来比较费劲,周泽楷选择含糊过去。

  

  “我都见炸好几个了,”叶修摇了摇头,“你们这些人这什么运气啊,专挑爱炸的壶买。”

  

  周泽楷笑了笑没说什么,选个差不多的壶和叶修去出口结账。

  

  “老师,”周泽楷和叶修站在收银台跟前排队,看着货架上摆放的冈本,想了想问,“你备课了吗?”

  

  “怎么了?”叶修睨了他一眼,“想让我给你开小灶啊。”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话。

  

  “可以,”叶修勾起嘴角,一把揽过周泽楷的肩,“今天到我宿舍吃饭,你洗碗。”

  

  周泽楷看着近在咫尺的叶修的脸,眨眨眼睛笑了起来:“好。”

  

  教员宿舍待遇比学生宿舍好得多,单人宿舍,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冬暖夏凉不说,所处位置还清净又方便。

  

  叶修做的饭味道还不错,周泽楷没给叶修剩菜,吃完之后便自觉收拾东西洗碗,等一切收拾妥当走出来,被叶修招手叫过去。

  

  “预习了吧?”

  

  “嗯。”

  

  “把这些题做了。”

  

  “嗯。”周泽楷在叶修桌子上摸了根笔,坐下认真地看起题来。叶修就在旁边撑着脸看着。

  

  周泽楷正专心做题,忽然感觉耳边的头发被轻轻拨了两下,下意识偏头看过去,随即有些怔楞。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离他挺近,正垂着眼睛在看他本子上写的过程,自己甚至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打在身上,那一小片皮肤又热又酥麻。

  

  浅淡的热度一下让周泽楷慌了神,他蹭地站了起来,椅子被推后一段距离发出一声低哑的呻吟,在这静谧的房间内显得有些突兀。

  

  心跳加快,血流加速,血液撞击血管的声音仿佛都能听到。叶修一直没有出声,只是抬着晦涩黢黑的眸子看他,对上那目光周泽楷慌乱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快速收起桌上摊开的本子和题,转身往门口走:“我先回去了。”

  

  “嗯。”叶修沉默地看着他逃似得的背影,半晌微微勾起嘴角站起来收拾书桌。

  

  ****

  

  学校最近要搞个活动,周泽楷和江波涛是学生会文艺部的部长,俩人在放假期间就已经排好舞,最近一直在加紧训练。

  

  这晚排练结束已经十点半,两人蹦了一晚上肚子有点空,这个点食堂已经关门,只好跑到学校门口的小型商业街上买点吃的。

  

  说是小型商业街,其实就是一排路边摊,从白天热闹到晚上,所以同学们给他起了个响亮的名儿。

  

  买完吃的准备回去的时候,周泽楷看见了叶修。

  

  对方正在买水果,一边和水果摊老板搭话一边把钱递了出去。他还真是跟什么人都能搭得上话啊,周泽楷看叶修挂着笑容的侧脸想。不过也亏得他这性子也才能跟学生们合得来吧。他的视线太过直白,叶修估计是察觉到了,抽空分过来了一个眼神,周泽楷心下一惊,还没等移开目光两人的视线就已撞在一起。

  

  被发现了。周泽楷有些窘迫,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吃的转身迈开步子,还没走几步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下午没吃饱吗?”

  

  周泽楷摇了摇低垂的头,江波涛看了他一眼,笑着接过话头:“老师这是买了什么好吃的?”

  

  “一些苹果,”叶修手伸进袋子里摸出来俩,递给他俩,“拿着吃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江波涛赶紧摆手拒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叶修手往前递了递,两个苹果塞进江波涛手里,“就两个苹果而已。”

  

  “那谢谢老师了。”

  

  “这么晚你俩干什么去了?”叶修随口问道。

  

  “排练。”周泽楷咽下一口食物说道。

  

  “哦,学生会啊,”叶修见他嘴边沾了点渣子,伸手弹了一下,倒是把周泽楷吓了一跳,叶修瞧着可乐,又不想解释,掏出一张纸递过去,示意他自己擦擦。“慢慢吃。”

  

  “……谢谢。”周泽楷默默接过擦了擦嘴角。

  

  “我先走了,你们赶紧回宿舍啊。”叶修站在路口和他们道别,两人注视着叶修离开的背影,江波涛想起什么扭头问周泽楷:“对了,昨天晚上你去找谁了?本来还想着宿舍一起去吃个饭。”

  

  “叶修。”

  

  “又去他那,”江波涛有些好奇,“你什么时候跟他走那么近的?”

  

  “呃……”周泽楷犹豫着说,“没有吧?”

  

  “就算没有,他对你也够好的了。”

  

  这句话让周泽楷沉默了,江波涛看他那样子就知道有话说,看了看周围道:“咱们四处转转吧。”

  

  “……好。”

  

  夜风凉爽,江波涛微眯着眼睛任由风轻柔地拂过脸庞,深吸一口气感叹道:“晚上还是凉快啊。”

  

  “……”周泽楷沉默着停下脚步,江波涛看他表情就知道对方终于打算开口,跟着悠闲地站定等待他开口。

  

  “……你说,”周泽楷轻声开口,声音还带着不确定和困惑,“叶修是不是喜欢我?”

  

  “这……”饶是江波涛这般能言善辩,接到周泽楷这发直球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认真地想了半天,听见自己同样不确定的声音散在空气里:“……应该?”


  这对话听着有点自恋啊。

  

  最初的惊讶过去,江波涛又琢磨了一下,琢磨出味儿来。周泽楷可不是想当然的主儿,能让他这么说肯定有道理在,就是不知道叶修对他做了什么……

  

  还能做什么?还想做什么?江波涛暗自唾弃了一下自己污污的思路,正色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发生什么事了?”

  

  “不……”周泽楷摇了摇头,“感觉……”

  

  感觉?江波涛挑眉,他还是第一次听周泽楷用这种特别不确定的词语,感觉挺新鲜的:“所以才来问我的看法吗?”

  

  “嗯。”

  

  江波涛笑了笑,走过去揽过周泽楷的肩,勾着脖子转了一圈往宿舍楼走:“你能这么问出来,肯定是这事儿在心里惦记挺久了,与其这么纠结他怎么对你,不如先想想你对他什么意思。”

  

  “就老师啊。”周泽楷回答的倒是挺快。

  

  “只是这样?”

  

  “是啊。”周泽楷有些不解地转头看着他,江波涛看对方特单纯的眼神,心叹一口气,觉得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效果,不妨让他自己琢磨去,保不准哪天心里那根线嘣儿得断掉,自己就明白了。

  

  “明天第一节课要交作业,你写了吗?”江波涛放下打在周泽楷肩上的胳膊随口问道,扭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对方一脸惊讶。

  

  “赶紧写吧,还好不是很多。”江波涛有些无奈,“之前我不是还给你提过醒吗。”

  

  “……忘了。”

  

  这几天忙得团团转,作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还好还来得及补上,两人加快脚步回到宿舍,一推开门就看见杜明站在房间里花痴样:“啊,她就是我的女神。”

  

  “怎么了,看到哪个院的女生了?”江波涛笑着凑了过去问,周泽楷坐在自己桌前拉开书开始补作业,耳朵还不忘听着身后的动静。

  

  “食堂里他东西掉了,一个女生捡起来还给他,然后他就成这样了。”吴启手肘撑着桌子托着脸一脸放弃地看着泛花痴的杜明,朝江波涛解释。

  

  “那女的长什么样子?是咱们院的吗?”

  

  “短头发,长得挺漂亮,穿着白大褂,应该是旁边医学系的。”

  

  “那杜明可不好下手啊,”江波涛乐了,“医学系的女生都比较强势。”

  

  “没错,以杜明这傻缺样儿,一句话惹得人家不高兴,直接绑到手术台上当尸体剖了,”吴启以手为刀比划了一下,一脸不忍地看着杜明,“还望皇上三思啊。”

  

  “滚蛋吧,你才傻缺,”杜明给吴启竖了个中指,“这次我特别确定,就是她了!你俩认不认识医学系的同学?”

  

  “怎么,真要追啊?”江波涛和吴启站一排对杜明竖起大拇指,“是条汉子,不过我俩都没有。”

  

  “那咱们周帅哥有没有啊?”杜明凑到周泽楷旁边,“哥们儿今生的幸福就在你手里了。”

  

  周泽楷忍着笑放下笔认真地想了想,转头对上杜明期待的目光:“有。”

  

  “太好了!咱们大帅哥就是给力!”杜明开心地就差扑上去,然而周泽楷拿起笔埋头继续写,“写完给你。”

  

  “别啊!”杜明马上就急了,围着周泽楷转来转去,“这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少一分钟等待就多一分钟能和女神说话的时间,说不定就在这分分秒的时间我就告白成功了!大帅哥你就快点给我吧,你现在不给我我坐立难安啊!我给你说我现在热情饱满都想冲到医学系宿舍楼底下大喊……”

  

  周泽楷一开始还在装样子继续写,听到最后这一句实在忍不下去边笑边拿出手机调出那个人的qq个人信息页面,递给杜明。

  

  “哥们儿真棒!”杜明张开手臂就想抱,被周泽楷笑着拿笔支开,“明天请你吃饭啊!”

  

  杜明乐得抱着手机坐在凳子上,查了号码之后乐了:“哟,这人还是个妹子啊。”

  

  听到这话周泽楷转头盯着杜明,一脸欲言又止。

  

  “嗯?怎么?”

  

  “……没。”周泽楷纠结了一会儿还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哦。”杜明一脸不是很懂,却也没纠结下去,抱着手机继续乐呵呵。

  

  “怎么,是个妹子你就立场不坚定了?”吴启洗漱完了一边爬床一边打趣道。

  

  “怎么可能,”杜明挺着胸膛一脸不服气,“我可是很专一的。”

  

  “是是。”吴启乐得拉开被子躺了下来,嘴里哼着听不出调的小曲儿,没一会儿只剩轻微的呼吸声。

  

  补完作业已经快到熄灯时间,周泽楷赶紧洗漱完爬上床,一到准点宿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周泽楷刷了会儿微博困意就涌上来,他转头看了眼对面的杜明,手机的荧光依旧亮着。

  

  忽然那边传来一声卧槽,声音不大不小正好把吴启吵醒了,他蹬了一脚床隔迷糊道:“别吵吵。”

  

  “您睡您睡。”杜明撂下手机转头看着周泽楷,黑暗中周泽楷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不过听声音也能猜出来,“这人是男的啊!”

  

  “嗯。”

  

  “那你刚怎么也不给我说……哎算了,”对面的床板咯噔几下,应该是杜明翻了个身,“我这一世英名啊……”

  

  床隔又被吴启踹了一脚:“翻面儿轻点。”

  

  “是是,”杜明拉了拉被子,“再撒点调料我就能出锅了……”

  

  周泽楷闷笑几声,翻身闭上眼睛,听着对面时不时悉悉索索的声音,小声说了句:“早点睡。”

  

  对面哼哼了几声,估计也困得够呛,没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早上第一节是叶修的课,周泽楷刚进教室就收到老师打来的电话,要他帮忙,这个点大家都有课没人能代替他,无奈只能给江波涛打声招呼帮他点到。

  

  “问题是能蒙混过去吗?”江波涛一脸不信。

  

  别说他了,周泽楷自己都不信他能蒙混过去:“……先这样办。”

  

  “行。”一宿舍人目送周泽楷离去,拎着书包转移阵地。

  

  “这样效果不是很大吧?”杜明看着前面坐满的一排排,“咱帅哥的脸太明显了一眼望去就能发现吧。”

  

  “起码比第一排能好点,”江波涛发愁地看着叶修走进教室,“这就得看叶老师念不念情分了。”

  

  情分?杜明闻出不对味来,说起来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杜明想了想,好像从上学期那俩的关系就莫名其妙地近了,周泽楷喜欢这门课,平常又经常问叶修问题,一来二去两人就经常联络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对的。杜明没细想下去,拿出书本开始听课。

  

  好容易把事情弄完,周泽楷走出办公室看了眼表,离下课只有十几分钟,便去下一个教室占座等着。下课铃打了没一会儿,江波涛杜明吴启随着一群闹闹哄哄的人走进来,搭眼就看到了周泽楷。

  

  杜明走快两步赶两人前面走进座位,坐到周泽楷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帅哥,你中奖了。”

  

  “嗯?”

  

  江波涛拎着周泽楷的书包递给他,解释道:“叶修知道你不在,给我们说让你上完课去找他。”

  

  话音刚落,周泽楷兜里的手机就跟约好了似得震动两下,收到一条短信,他打开一看,叶修发来的,屏幕上规规矩矩摆放着四个字——中午找我。

  

  “已经收到通告了?”江波涛凑过去看了眼屏幕,手伸进书包里把书捞出来,“中午还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不了。”周泽楷收回手机,依旧是一脸平淡,吴启在旁摸着下巴:“不知道老师叫小周单独过去能说什么,哎你们说,应该不会体罚吧?”

  

  “怎么可能,”杜明摆手,拿出书哗啦哗啦翻着寻找讲到哪里,“老师可宝贝他的得意门生呢,估计也就是问问原因。”

  

  “顺便再一起吃个饭。”江波涛补充。

  

  “对。”杜明深表赞同,手里转着的笔忽然一个打滑飞了出去,正好打到了前面趴着睡觉的人的后脑勺。

  

  “我去……”杜明愣了一下,赶紧伸手拿回笔,见前面那人醒过来疑惑地回头看他,尴尬地指了指黑板上面的钟表勉强正色道,“……要上课了。”

  

  “……哦。”那人不明不白地转回头,半晌又转回头添了句,“谢了。”

  

  “不…不用……”

  

  几人捂嘴闷笑,杜明有些羞恼地看着他们:“笑屁!”

  

  “哎同学,你们哪个班的啊?”前面那人又转了回来,伸手拿起杜明的书,翻了几翻,“奥,中间班啊。杜明,名字挺有意思。”

  

  “你干嘛。”杜明没料到这人还能回来跟他搭腔,又擅自把他书拿走,见他嘴边那抹笑就莫名不爽,把书夺了回来。

  

  “就想认识一下嘛,”下巴枕着自己交叠的双手,那人嘴边的笑意倒是挺阳光,“我叫孙翔。”

  

  “在运动会拿过奖的孙翔?”江波涛反应挺快。

  

  “嗯,”孙翔目光总算从杜明身上移开,挑眉看向江波涛,“你知道我?”

  

  “不想知道你都比较难啊,”江波涛笑了笑,“你给咱们系赢了那么多荣誉,大家恐怕都记住你了。”

  

  “客气了。”孙翔摆摆手,目光又转回到杜明身上,“你舍友?”

  

  “恩。”杜明敷衍地胡乱应了一声,这人的自来熟让他略为不爽。

  

  “中午有空么,一起吃饭怎么样?”孙翔倒是没有在意杜明的态度自顾自问道。

  

  “为什么啊,咱们很熟吗?”杜明皱眉看他。

  

  “聊着聊着就熟了嘛,”孙翔看向其他人,“你们说呢?”

  

  “当然欢迎啊。”江波涛说。

  

  “好啊。”吴启说。

  

  “没意见啊。”周泽楷说。

  

  “你当然没意见!”杜明不服。

  

  “食堂有家面不错,不知道你们吃过没,一会儿要不要去试试?”孙翔直接忽略杜明的声音,向其他三人建议道。

  

  “都行。”

  

  一致同意之后孙翔偏回目光看着杜明,看得杜明特想上手把他的脸按书上。

  

  老师拎着包走进教室,打开小蜜蜂和同学有一搭没一搭说闲话。孙翔朝杜明笑了笑,转回身子摊开书。

  

  杜明转头盯着其他三人,原本盯着他努力憋笑的三人赶紧偏开目光,看着黑板眼观鼻鼻观心,无奈杜明只能收回目光。

  

  ……靠!


  上完课周泽楷与江波涛他们在门口分别,孙翔还一脸惋惜:“原来你不能一起吃饭啊。”

  

  “嗯,”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们好好玩。”

  

  “嗯,”孙翔嘴边勾出一个弧度,“以后再一起吃饭吧。”

  

  周泽楷认真地点了点头,转身迈开步伐走向宿舍区。

  

  十几分钟的路程,耐不住阳光毒辣,一会儿工夫周泽楷身上就出了一层薄汗,他三步两步上楼敲响叶修的房门,想赶紧进去让空调对着热腾腾的自己猛吹。

  

  门内似乎是有人应了一声,继而脚步声越来越近,周泽楷皱起眉头,听声音好像是女人?

  

  他的疑问立刻就有了回答,门把拧动,一个女人站在门后,一脸惊讶地盯着自己:“哎?你是……”

  

  “……不好意思!”周泽楷愣了一下转身就走,不顾身后人的叫喊,逃似得大跨步跑到一楼,回到太阳炎热的炙烤下,心却反而冷静下来。

  

  那就是叶修的宿舍,他绝对没走错。那个女人他也认识,是苏沐橙。

  

  自己刚才过于慌乱了。周泽楷默默走回楼底下,那里阳光照不到能凉快一点。他在台阶上坐下,思索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反应。

  

  应该是太突然了,叶修叫自己过去,自己也不知道苏沐橙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开门的还是她,自己确实有些慌乱。现在想来自己刚才的反应,就像落荒而逃一样,周泽楷莫名有些沮丧,他只是没想到课下会在这种环境下见面。

  

  周泽楷叹了口气,这样跑出来终归不好,他掏出手机给叶修发了条短信。

  

  ——看老师你不太方便,我就先回去了。

  

  周泽楷把手机装回兜里,慢腾腾站起身子,还没等迈开步,电话就响了起来。

  

  “你跑什么啊?”电话一接通叶修就直接问道。

  

  周泽楷老实回答:“苏老师在。”

  

  “那又怎么了?”叶修声音里带了几分无奈,“我这没醋了,就让她给我拿点过来。你倒好,我这饭做好了你跑了?”

  

  我又不知道啊。周泽楷心想。

  

  见周泽楷沉默,叶修又问:“走哪了?”

  

  “楼底下。”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在底下站着,没走。”

  

  “上来吃饭。”

  

  周泽楷挂掉电话,重新上楼回到叶修宿舍门口。

  

  门没关,周泽楷走进去合上门,自觉走到餐桌旁边坐下。

  

  桌上放着的碗里已经盛好米饭,筷子搭在碗上,被热气蒸出一片水雾。

  

  “吃吧。”

  

  “嗯……”周泽楷看了眼房间,没瞅见苏沐橙,“苏老师不一起?”

  

  “她吃过了,”叶修操了一筷子菜到碗里,随口说了一句,“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

  

  “老师找我有事。”

  

  “嗯。”

  

  “……”周泽楷吃着米饭,抬眼看了下叶修的反应。光嗯一声?这就没了?

  

  “叫你来只是问问原因,”叶修看出周泽楷心里在想什么,平淡解释道,“更重要的还是让你尝尝我学的新菜做的咋样。”

  

  “……哦。”周泽楷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自从上一次从叶修宿舍里跑出来,他就没怎么来找叶修。倒不是故意躲避,只是觉得稍微有点别扭,“味精有点多。”

  

  “还真不客气啊你。”叶修笑了笑,夹了一口送到嘴里,“嗯是有点……其实这个也不是正事。”

  

  “?”周泽楷一边吃一边看了眼叶修,眼神表示询问。

  

  “过几天我需要出差一趟,大概两周时间,习题我给你准备好了,一会儿我给你。”

  

  “那课谁上?”

  

  “学校会安排。”

  

  “……嗯。”

  

  周泽楷说完就不知道说啥了,叶修也没再引起话题,两人沉默地吃完了饭,这次叶修没让他洗碗,周泽楷坐在椅子上简单翻看了一下叶修给他出的题,都是需要半会儿才能解开的,他想了想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门口给叶修道了声别,抱着题回宿舍。

  

  晚上过八点,杜明跟一阵风似得卷进宿舍里,上来就给周泽楷一个熊抱。

  

  “小周同志,”杜明情绪很激动,脸颊红通通的,满脸喜气洋洋,“感谢你对组织的帮助,我离女神又更近了一步!”

  

  “嗯?”周泽楷任杜明搭着他的肩膀,笑意盈盈听他继续说。

  

  “方锐打听到我女神的信息了,名叫唐柔,口腔1435班的学生。”杜明都要手舞足蹈起来,“重点是!qq号他也给我要到了!你这同学消息也太灵通了!”

  

  方锐就是周泽楷给杜明qq号的那个人,那人平常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又很仗义,所以朋友很多,基本上各院系都有一两个认识的人。

  

  “要到号码是一回事,你加不加又是另一回事。”坐在旁边看书的吴启点评道。

  

  “哪有不加的道理!”

  

  “那你加一个我看看呀。”

  

  “加就加!”杜明一抹袖子,qq号输在搜索栏里,待结果出来径直点击加好友。

  

  “够汉子,”吴启凑过来看了看页面,拍拍杜明的肩膀,“你已经赢了一半了。”

  

  “为什么只是一半?”杜明不解,突然手机响了一声,显示对方已经通过好友验证。

  

  “您已成功添加对方为好友……”

  

  “现在可以开始冷场啦。”江波涛笑着接上吴启的话。

  

  “靠!不带这样的啊!”杜明苦着脸叫道。

  

  还好对方没有给杜明犹豫第一句发什么的时间,窗口里蹦出来一条消息。

  

  ——?

  

  “这咋回啊!”杜明有点急了,“约吗?美女来聊聊?我是隔壁数学系的杜明我很喜欢你?”

  

  “哪个都挺靠谱的,”吴启和江波涛笑得不行,“你就这么回!”

  

  “靠!”杜明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周泽楷,见对方肩膀一抖一抖的,闷笑不停,也不打算指望谁了,踩着楼梯坐在床边抱着手机,“我自己来!”

  

  三人笑着看杜明坐在床边鼓捣手机,表情倒没有太大变化,也不知道成功说上话没。临到熄灯前吴启边铺床边问了一句:“咋样了?”

  

  “不知道啊。”

  

  “那你聊了个啥?”吴启猫着腰站起来跨到杜明的床上,拿过手机大概看了看,“你跟人家聊了一晚上游戏?”

  

  “是啊,”杜明挠了挠头发,“不知道怎么说到的,不过聊得挺投缘。女神的说话语气感觉好温和啊。”

  

  “是是,”吴启把手机还给杜明,回到自己床上,“人家发的表情包在你眼里都是打过码的和谐版。”

  

  杜明也没有反驳,只是美滋滋地拿着手机钻进被窝里,没一会儿就陷入熟睡。

  

  ****

  

  杜明努力了两周,总算是成功约到了和唐柔一起吃饭的机会,这两天一直都在诠释“傻得冒泡”四个字怎么写,就连在孙翔面前都是和颜悦色的。

  

  “他这几天很不对啊,”孙翔看着乐呵呵买酸奶的杜明,小声问江波涛,“是受什么刺激了?”

  

  “他成功约到和女神一起吃饭的机会,乐好几天了都。”

  

  “我就说么……”孙翔摸着下巴,“难得对我笑几回。”

  

  “你对杜明的兴趣很深啊。”

  

  “嗯?”孙翔看了眼江波涛,无所谓答道,“也没有,就是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

  

  “嗯,是挺有意思,”吴启点头,“又二又傻。”

  

  手机震动几下,周泽楷拿出手机看了眼,是叶修发来的,依旧是简短的一句话。

  

  ——我到宿舍了。

  

  周泽楷看着最后那个圆满的句号,忽然有一种冲动,而且抑制不住,也不想抑制。他收起手机看向三人:“突然有点事,我先走了。”

  

  “你们学生会的都这么忙吗?”孙翔看着周泽楷匆忙的背影问道。

  

  “还好。”江波涛笑了笑,“估计他是有点私事吧。”

  

  “哦……”孙翔看着江波涛嘴边的笑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直到走到教工宿舍楼底下,周泽楷才开始犹豫起来,叶修只是跟自己打了声招呼,自己这样直接过来会不会有点唐突。但是走都走到了,不上去未免有些不甘,周泽楷不再多想,上楼来到叶修宿舍。

  

  轻敲几下房门,周泽楷在外面站了一会儿门才打开,映入眼的便是叶修带着睡意的脸庞。

  

  “嗯?小周?”看到周泽楷站门口叶修显然有点惊讶,他困倦地打了个哈欠,侧身让周泽楷进来,自己关上门,“你怎么来了?”

  

  “呃……”周泽楷语塞,他总不能说看到短信大脑一热就直接跑过来了吧。

  

  半晌没听到回答,叶修看他那略显纠结的神情也大概猜出了原因,几步走过去手撑着墙,盯着周泽楷嘴边带着笑:“见我回来就直接过来了?”

  

  “……”周泽楷不知道找什么借口反驳,只能偏着脸保持沉默。

  

  感觉有几缕头发落入叶修手中,周泽楷微微偏头看他,才发现两人的距离非常近,近到他稍微一低头,就能亲到叶修的脸颊。如此近的距离他也将叶修打量清楚,对方眼下有着淡淡的青色,想必是这几天过度劳累没休息好。再往下是挺翘的鼻梁,还有淡色略薄的嘴唇……

  

  周泽楷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他赶紧偏开脸,心如擂鼓什么感觉他是体会到了,此时房间很安静,两人的距离又很近,他觉得叶修都能听见他剧烈的心跳声。

  

  叶修轻轻笑了一声,气音听得周泽楷耳根一酥,瞬间染上一层薄红,然而始作俑者却是一脸正直地挪开身子,拉着他的袖子往房间里走:“我刚下飞机就赶过来,现在很困。”

  

  “……”周泽楷想说那我先回去,但是袖子上的力道卸不下,不知怎的他又不想挣脱,只好乖乖跟在叶修后面。

  

  “你也睡会儿吧,我知道你下午有一节课。”

  

  “我可以回去睡。”周泽楷找到了拒绝的机会。

  

  “我这离教学楼近,还是说你宁愿抛弃空调跑回去多晒会儿太阳?”

  

  “……”周泽楷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顺从地躺下。

  

  还好这床够大,两人睡上去也不算太挤。周泽楷小心翼翼地翻个身,叶修放大的侧脸一下占满整个视野,周泽楷一愣,心跳蓦地快了起来,他又小心翼翼地翻了回去。

  

  周泽楷闭上眼睛,一片黑暗中听觉便敏锐起来,叶修平稳的呼吸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身体敏感得好像能感受到呼吸打在皮肤上的微弱触感,连带着整个身子都有些发热。

  

  周泽楷心叹一声,这还怎么睡啊。


  最后周泽楷还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离上课还有半小时的时候叶修叫醒了他,外面毒辣的阳光都没能让他清醒,直到坐到座位上时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在叶老师那儿没休息好?”江波涛把周泽楷的书递给他。

  

  “不能吧,”杜明在周泽楷背上使劲拍了两下,“难不成叶老师让咱帅哥儿做什么事情了?”

  

  吴启叹口气:“你下手轻点儿,小周都要被你拍桌子上了。”

  

  “胡扯,我这是在帮他提神醒脑。”杜明一本正经。

  

  “那你也帮帮我呗。”一双手忽然搭在杜明肩上,接着一个人坐在杜明旁边,伸直腿一副课堂即将开始请做好睡觉准备的样子。

  

  “你干嘛啊,”杜明听到声音眉头就皱了起来,抖掉搭在肩上的手,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来人正是孙翔,“往那边点,不嫌热啊。”

  

  “这哪热了,”孙翔撇了撇嘴收回手,“是你心热。”

  

  “滚蛋。”

  

  “还真别说,他确实心热,”吴启把横在他俩中间的杜明的头拨开,神秘地对孙翔小声说,“知道吗,这几天他和他女神来往十分密切。”

  

  “哦?”孙翔乐呵看了一眼被吴启的手压得脸有些变形,正皱眉一脸不快看着他的杜明,“这是快要攻略成功了?”

  

  “这个倒不清楚,”吴启耸肩,“不过咱杜明确实有想表白的意思。”

  

  “干什么告诉他啊。”杜明费力地扒开压在脸上的手,有些不满地看吴启。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啊?”

  

  “因为他害怕你知道就不来找他了。”吴启笑道。

  

  “奥——”孙翔恍然大悟。

  

  “屁!”杜明气急败坏。

  

  教室里的音箱忽然发出短促的一声轻吟,仿佛在迎接老师一般,下一秒一个发际线几乎要逼近头顶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把手上的包放在讲台上,透过酒瓶底厚的眼镜扫了一眼台下的众人,对着麦克风轻咳了一声以示自己的存在,然而台下的学生显然没把这一声哼哼当回事,依旧窃窃私语。

  

  “好了不说了,老刘要发飙了。”见老刘的脸瞬间乌云密布,吴启赶紧转过身子一脸正色翻开了摆在面前的书,一边小声说道。

  

  孙翔眯眼瞅了眼站在讲台上的老刘,见他脸绷得跟糊了一层水泥似得,坐直身子翻开书,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察觉到老刘释放出来的低气压,教室里的喧闹渐渐没了声息,取而代之是书本翻开的沙沙声。老刘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酒瓶底扫过台下头低一片的学生,满意地哼了一声,打开ppt开始讲课。

  

  伴随着老刘平板无奇的语调,周泽楷看着摊在桌面的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小方块儿,一个字儿都没看进去。

  

  一下午浑浑噩噩过去,到晚上在宿舍写报告时,江波涛忽然把周泽楷叫到阳台。

  

  “今天发生什么了?”江波涛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周泽楷愣了愣,偏头看他。

  

  “今天一下午你都心不在焉的,”江波涛微眯着眼睛目光悠远,语气也是随性的,“在叶老师那儿发生什么事了?”

  

  “嗯……”周泽楷犹豫着,这事到底不太好启齿,他下意识就想掩盖过去,“也没什么。”

  

  “嗯?”他没转头看江波涛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过听那微微含着笑意的声音也能联想到,不禁红了脸。

  

  老实说他现在很混乱,心里那点从未见光的感情忽然冒出了尖儿,转瞬就控制不住,仿佛藤蔓一般缠住了理智,潜意识在心里蠢蠢欲动,想做点自己不愿多想的事。他困惑,也不安,更为慌乱的是自己不否定这份感情,甚至有些期待地任其发展。

  

  细细思索,叶修和自己开始频繁联系也是忽然之间,两人就熟络起来。自己对于这发展过快的关系也有过疑惑,却是没有问,也不曾阻止——直至今天下午,两人第一次靠的如此近,他却只是自顾自慌乱,完全没有拉开距离的打算。

  

  明明只是师生才对……

  

  周泽楷蹙眉,犹豫地将目光投向江波涛,对方预料到一般笑了笑,开口说:“小周是想问有关叶老师的是吗?”

  

  周泽楷沉默了半晌,轻轻点头。

  

  “果然如此啊,”江波涛有些感叹,“小周,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什么?”

  

  “对叶修。”

  

  “呃……”周泽楷犹豫了下,不吭声了。明明半个月前还能理所当然地说出那句“就只是老师”,现在却是如鲠在喉。

  

  仅是一瞬的犹豫便足以说明问题,江波涛笑了几声,拍拍周泽楷的肩膀:“作业还没做完,回去吧。”

  

  周泽楷望着转身的江波涛,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

  

  ****

  

  周泽楷和江波涛加班加点带着部内干事训练了一个月,终于在比赛上完美亮相,一举拿下冠军。

  

  干事们还是第一次参加活动,一下子取得成绩都很兴奋,围着周泽楷和江波涛叽叽喳喳商量一会儿去哪吃饭庆祝,过会儿又说要挨个和他俩拍照。周泽楷从昨天开始就有点感冒,刚才剧烈运动出了一身热汗,到现在也只是穿着单薄的演出服,身上一阵阵发冷。江波涛察觉到周泽楷脸色不对,给他解围让他先行离开。

  

  走出报告厅,往日热辣的阳光照在身上也挡不住从身体里一阵阵涌出的寒意。周泽楷摸了摸额头,有点烫。

  

  没想到这样的天气也能发烧,周泽楷无奈地放下手揣回兜里,低着头快步朝宿舍楼走去。

  

  谁知道面前突然冲出来一个人,周泽楷发着烧反应变得慢了些许,便和那人装了个满怀。

  

  “小周?”

  

  “……叶老师。”周泽楷抬头看着叶修,眨了眨眼,才好像反应过来似得喃喃。

  

  “你怎么了?”叶修皱眉打量着周泽楷的脸色,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脸色更沉,“你发烧了?”

  

  “应该是。”周泽楷点头,他感觉头好像灌了铅一样沉,只是几下晃动就有种支撑不住要掉下来的感觉。

  

  “跟我走。”叶修一把拉过周泽楷的手迈开步子,周泽楷看了看周围,是去教工宿舍的方向。走了一阵,周泽楷才后知后觉地看向两人交握的手,他眨了眨眼,没有甩开。

  

  回到宿舍,叶修给周泽楷找了感冒药,和水杯一起递到周泽楷面前:“喝了。”

  

  接过药喝了周泽楷便站了起来:“谢谢老师,我回去了。”

  

  “先在这睡觉吧,”叶修把杯子放到桌子上,“不差这一会儿,烧退了再走。”

  

  “不麻烦老师了,”周泽楷往门口走,“我回宿舍睡就行。”

  

  叶修上前一步一把拽住周泽楷的手,对方微微踉跄了一下,站住不动了。

  

  “哎你怎么这么轴?都这样了还硬撑什么?”叶修皱眉拉着周泽楷转过来面对自己,见对方因为发烧眼睛有些湿润,有些呆愣地看着自己,心里瞬间熄了火,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最后还是叶修认栽般地叹口气,把人拉到到床边按着肩膀坐下,“上去躺着,下午有课吗?”

  

  “没。”

  

  “那就在我这儿休息着吧,烧退了再走。”

  

  “哦。”刚刚还劝不动,这会儿又特别听话。叶修看着慢腾腾地脱着外套的周泽楷,只觉一阵头疼。都知道醉酒的人难伺候,没想到发烧也不好对付。好容易把衣服脱完,周泽楷钻进被窝里,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头,盯着叶修眼神还有些朦胧,好半会儿才慢吞吞眨了眨眼睛。

  

  周泽楷的眼神看得叶修心里像是被羽毛扫过一样,又酥又痒,赶忙两步走过去掌心覆在了周泽楷的眼上。遮住了视线叶修松了口气:“睡吧。”

  

  感觉掌心被睫毛扫了几下,接着安静地停下不动了。叶修等了一会儿才将手拿开,看着周泽楷的脸庞心里叹气,真是个祖宗。

  

  周泽楷这一睡就是一下午,叶修备完课后看了眼表,已经到饭点,一直睡觉不吃饭也不行,叶修想了想走到床边试着叫醒他。

  

  还没叫两声叶修的心思就歪到旁的地方去了,周泽楷长得好,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就留下的印象,如今两人相识一年,眉眼处处都已非常熟悉,却还是怎么都看不够。

  

  视线缓缓向下爬行,从轻闭的眼眸,挺翘的鼻梁,直到略薄的嘴唇。

  

  好像以前在哪里看过薄唇的男人薄情这种说法,不知道周泽楷会不会是这种人呢。这么想着,叶修低头轻轻吻了上去。

  

  没有深入,只是浅尝辄止地触碰了一瞬便离开。同样有些干燥的嘴唇,却好像触电一般有细小电流经过,泛起一阵酥麻。他低头沉默地看了周泽楷一会儿,转身进了卫生间。

  

  进来的时候叶修顺手把烟盒和打火机带了进来,马桶盖翻下来坐在上面燃了一根慢慢抽着,就这么耗完两根烟才站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此时床上已然空空一片,整间房子瞧不见周泽楷的身影。

  

  “咔嚓——”打火机猛然窜出明亮的火舌,舔舐着烟卷,灰白的烟雾缱绻向上飘散,没一会儿揉碎在空气里,模糊了叶修泛着晦涩的光的眼眸。

  

  ****

  

  杜明和唐柔前一阵发展迅速,两人约着出去吃了几顿饭,时不时一起去上个自习,俨然一副小情侣的姿态。这下把杜明美得,整个人泛着粉色泡泡,算算日子两人认识也有一段时间,杜明终于下定决心准备给唐柔表白。

  

  周江吴三人都觉得杜明这是中了头奖,按以前状态估计得表白成功,于是特意在校外商业街上的一家餐馆里包了个包厢,拉上孙翔一起等待前去表白的杜明凯旋归来。

  

  好容易等杜明回来,几个人饿的肠子都要打结了,赶紧叫服务员上菜,接着就拉着杜明问成了没。

  

  “没有。”杜明乐呵呵地接过江波涛给他倒的水。

  

  “啊?”吴启挠头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拒绝了?”

  

  “没有,”杜明喝了口水,依旧一副乐呵呵的表情,“婉拒。”

  

  “这……”孙翔有些摸不着头脑,“被拒绝你还这么开心?”

  

  杜明理所当然:“我当然开心啊!”

  

  “……完了,”吴启一脸悲痛地看向江波涛,“孩子刺激受大发了。”

  

  周泽楷赞同地点了点头,同情地拍了拍杜明的肩膀,憋了半天说了俩字儿:“没事。”

  

  杜明肩膀抖了抖抖掉周泽楷的手,挠了挠头:“你们都啥表情啊,我有那么脆弱吗?”

  

  “你不脆弱,”吴启说,“你就是有点不够坚强。”

  

  “靠!”杜明皱皱眉,转瞬又舒展开,“人家虽然拒绝了我,但是也说了会好好考虑我俩之后的关系,现在处于尝试状态。”

  

  “……”吴启沉默了一会儿,一把捞过杜明的脖子,“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儿!”

  

  “我错了错了错了,”杜明抓着桌角忙说,“咱先吃饭,这事儿吃完饭再说!”

  

  第二天是周末没课,几人便要了一箱啤酒,江波涛滴酒不沾,一开始就把他摘了出去。杜明是个压根不会喝酒的主儿,两瓶下去就开始性质高昂地唱歌,好在包厢隔音效果不错,不然都怕店主说他们打扰别人吃饭把他们赶出去。

  

  孙翔和吴启俩人都能喝酒,一杯接一杯往肚里灌,周泽楷不跟他们拼酒,喝了一瓶就没再碰,专心吃桌上的菜。

  

  杜明虽然化身歌王,脑子还算清醒,深情演唱完情歌王之后就凑到周泽楷身边,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周帅哥儿,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啊?”

  

  这一句话成功把其他人的视线拉了过来,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动作都有些僵硬。

  

  “怎么?”

  

  “说,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瞎说什么大实话。”趁着周泽楷犹豫的空档,江波涛插话进来,炮火一下点着了。

  

  “看不出来啊,周泽楷你够隐蔽的。”孙翔端着酒杯有些惊讶地看着周泽楷,“说,哪个院的?”

  

  “不……”

  

  “小周可以啊你,有了对象也不说一声,今天晚上把你驱逐出宿舍。”吴启抱着骰子盒拍了下桌子,桌上杯子里倒满的酒震得晃出了几滴,倒是有那么几分气势。

  

  “我……”

  

  “好了好了,不闹了,”始作俑者江波涛这会儿又站出来打圆场,他给周泽楷杯子里又倒了杯酒,“刚才开了个玩笑。”

  

  “哎,真没劲。”杜明缩了回去,又开始哼歌,听含混的调子貌似是情深深雨濛濛。

  

  “真的假的?”孙翔有些不信,怀疑地看了看江波涛又看了看周泽楷。

  

  “当然真的,不然他哪能不跟咱们说啊。”

  

  “那倒也是。”孙翔点了点头,接着朝江波涛举起酒杯,“欺骗无辜群众,罚酒。”

  

  “可饶了我吧,”江波涛笑着摆手,“我真不会喝酒。”

  

  “那让周泽楷替你喝。”

  

  “嗯。”还没等江波涛开口,周泽楷倒爽快地举起酒杯,一口气喝了干净。

  

  令人麻痹的酒精下肚,大脑却是越来越清醒,周泽楷掏出手机看了眼,没有短信和来电提示,qq微信也是一片沉寂。

  

  除去上课必须见到叶修,他俩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联络了。

  

  自己那么明显的落荒而逃,大抵叶修也清楚怎么回事,才一直没有主动与自己联络吧。叶修没有把他逼得太紧,这让周泽楷松了口气,可心里又有点空落落的。

  

  酒精将血液加了温,周泽楷感觉身体里一阵阵向外蒸腾着热气,更热的还是自己的心,好像充斥着滚烫的岩浆一般,在身体里鼓噪着、飞溅着,促使他做些以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这顿饭结束的时候吴启已经有点大舌头,孙翔只是比较兴奋,意识还很清楚,俩人架着酒疯发完变成一滩烂泥的杜明走在前面,在前面大笑大闹,江波涛和周泽楷在后面远远跟着都能听到他俩放肆的笑声。

  

  “决定了?”江波涛忽然问。

  

  “……嗯。”

  

  “什么时候?”

  

  “现在。”

  

  “哈哈,也对,这才是你。”江波涛笑了笑,意有所指的眨眨眼,“今天还回来吗?”

  

  “呃……”周泽楷有些窘迫的偏开脸,他感觉脸颊一寸寸烧了起来,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哈哈,快去吧。”江波涛笑着摆摆手,迈步跟上已经走了老远的孙翔他们,“不回来记得发条短信。”

  

  “嗯。”周泽楷转身,披着夜色循着熟悉的方向走去。

  

  途径一家小超市,见还没有打烊,周泽楷便进去买了点吃的,拎着袋子慢腾腾地走着。

  

  离目的地越来越接近,周泽楷的心情反而越加轻松,直到敲响房门时他依旧很平静。本以为自己会像前几次那么紧张,可出乎意料的,情绪好像通通掩藏起来,只余一片释然。

  

  房门里隐约传来有些拖沓的脚步声,接着房门打开,露出叶修随散的打扮。

  

  看样子是已经要睡觉了,叶修的头发睡得有些乱。

  

  “你怎么来了?”叶修侧身让周泽楷进来,接着微微蹙眉,“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周泽楷把袋子递给叶修,自己走到厨房里从冰箱里拿了两听饮料。

  

  “都是我爱吃的啊,这是要干什么?贿赂老师?”叶修把袋子里的吃的一样样拿出来摆到桌子上,从周泽楷手里拿了一罐饮料,坐了下来,“说吧,目的是什么?”

  

  周泽楷笑而不答,叶修和平常一样的态度让他感到很放松,心里的答案也愈发明显。他从边儿上拿过遥控器,随便按了几下放到一边。

  

  台上正演综艺节目,主持人正和嘉宾互动,略显浮夸的假笑此刻却是感染周泽楷也笑了出来。

  

  “……很好笑?”叶修奇怪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收敛起笑意摇摇头:“那天,其实我醒着。”

  

  “恩,”叶修面色不改,“我知道。”

  

  “……为什么?”周泽楷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既然知道自己醒着为什么还要那么做,就不怕从此两人关系闹掰吗。

  

  叶修笑了笑:“我觉得我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你应该知道。”

  

  确实。周泽楷心说。

  

  “所以呢?”见周泽楷没说话,叶修看了他一眼,“你大晚上跑过来想说什么?”

  

  周泽楷喝了口饮料,忽然开口:“苏老师很漂亮。”

  

  “……啊?”叶修愣了愣,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做的饭很好吃。”

  

  “那倒是……”叶修认同地点头,又说,“……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喜欢你。”

  

  “……”叶修拿过遥控器把电视调成静音,目光再一次投到周泽楷身上,晦涩暗沉,他看不懂叶修眼里的情绪,“你再说一次。”

  

  周泽楷微微眯起眼睛笑了笑,伸手轻轻覆在叶修的手上:“在一起吧。”

  

  “……你——”面对如此直白的话语,叶修有点愣神。太难得了,这可是从周泽楷嘴里说出来的啊……叶修盯着周泽楷半晌,才找到声音似得张口,然而剩下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全被对方封了回去。

  

  手忙脚乱间不知是谁碰到了遥控器,电视里主持人浮夸的笑声再度回荡在房间里,淹没了细碎的喘息声。


END


评论(4)
热度(119)

© 山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