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拖延症(上)

啊大家好!之前主博被封,flappy dio 也一起登不上了,现在换个号重来!

歧途会继续在这个号上发哒!不会坑哒!

然后今天更的是一篇摸鱼(。

这次的故事和落网有些像,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设想一个有些不一样的蓝染

有点长,分上下发,就酱!


  蓝染一如既往地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桌上放着杯咖啡和一碟蛋糕,手里捧着太宰治的《斜阳》,然而视线却没有放在书页上。

  

  平静、却暗藏汹涌的目光,大大方方地落在那个拥有一头明媚耀眼的橘色头发的少年身上,完全不担心会被对方发现。

  

  所幸少年的迟钝,蓝染得以在享受咖啡时一直观察着对方。

  

  少年比外表看起来更加温和细致,自始至终一直挂着爽朗温柔的笑容穿梭在客人当中,身上胶着着不少视线——其中有男有女,视线各异,然而少年统统没有注意到,即便有时视线不小心撞在一起,也只是在嘴角弯出友好的弧度。

  

  温和的性格,加上不容忽视的的头发颜色,少年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这间咖啡馆的焦点,不少目光在他身上驻足,甚至能听见女生小声兴奋的议论声。

  

  摒弃那些令人讨厌的声音,蓝染只是静静凝视着少年富有活力的身影,桧木色眼眸一点一点被其点亮。

  

  蓝染是这家店的常客,每天下午都会在同一个位置度过美好悠闲的下午时光,风雨无阻,一个多月下来,连会员都已经是钻石级别。

  

  换言之,他对那位少年的观察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对少年的个人信息有了初步了解。

  

  少年名为黑崎一护,17岁,喜好甜食,现就学于空座高中,虽然看起来像不良少年但其实是个优等生,目前单身,性向不明。

  

  遇见少年纯属是个巧合,那天蓝染一如往常地经过这条回家的必经之路,只是凑巧的往店里望了一眼,那一抹耀眼的颜色不偏不倚地闯进了他的视线。

  

  眼前的景象和记忆中的一隅重叠,蓝染感到震惊之余很快冷静下来。人海茫茫,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然而思及那微弱的可能性,蓝染还是推开店门,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少年原本在前台犯懒,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别人聊天,一个扎着利落的马尾辫的女人大步走过去,朝少年后脑拍了一巴掌,并指着自己的方向说了句什么,少年撇了撇嘴,嘴上应了几声,揉着脑袋走了过来。

  

  离近处看,心中一阵激荡。蓝染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少年正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只是少年脸上挂着与对待旁人无甚差别的笑容,他便知晓对方已然忘了自己。蓝染并无气恼,心里的算盘啪啪打了起来。

  

  既然如此索性重头来过,先由旁观者的身份了解他好了。

  

  于是打定主意的蓝染每天日程上多了一条下午来咖啡馆报到,静待接近少年的时机。

  

  除了周一周二,每天下午少年都会来到咖啡馆打工,这家店的老板娘似乎致力于打扮少年,每隔几天就会让他换上奇奇怪怪的制服,有时是可爱的动物服装,有时是利落的侍者打扮,有时则是诱惑力max的牛郎制服。

  

  蓝染搜刮着少年的一切消息,并沉溺于此,然而很快他便发现,他已不耽于旁观者的身份,他渴望进一步的发展——融入少年的生活中。

  

  蓝染心里的算盘又啪啪打起来,开始制定计划。

  

  首先从最简单的一步——成为常驻客开始,由此才能更平和顺利地引出之后的计划。

  

  于是咖啡和蛋糕翻着翻儿地换了好几轮,期间也曾换过其他的食物,书却只换了两本——他的注意力几乎都在橘发少年的身上,书只是个转移视线的幌子而已。

  

  蓝染决定,在他对咖啡和蛋糕彻底腻味时,就找黑崎一护开始执行下一步计划。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还没能等他做好心理准备——这样说未免太过直白,应当是他还没有对蛋糕达到彻底厌烦的地步时,少年先找上了他。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少年今天穿的是改良过的侍者服装,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随散的将细腻的肌肤摊开在蓝染眼前,惹得他微微眯起眼睛。

  

  他抬起头,看向他这一个月来一直注视着的少年,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并没有打扰哦,怎么了?”

  

  “是这样的,”少年像是有些不擅长做这类事情,他略微有些苦恼地皱眉,揉了揉头发,阳光揉碎了落在发丝间,映出星星点点的金辉,以念书的平板语气道,“您已是钻石会员,而且每天都来这里消费,为了给您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我想占用您的一点时间做个问卷调查,不知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蓝染放下手中的书,“请坐下说吧。”

  

  ——这是一个好机会。蓝染想,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借着方便后续调查的名义,顺便把少年的联系方式要过来,这样就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

  

  脑内活跃不停,面上依旧维持着恰到好处的笑容耐心地回答少年的问题。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调查结束,蓝染也没有做出行动。

  

  少年收起了记事本。

  

  ——这是一个完美的机会,应当把握住。

  

  少年站了起来。

  

  ——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见这样好的机会了。

  

  少年转身离开。

  

  ——要把握住……

  

  少年停下脚步又走回来:“不知道蓝染先生是否方便留下联系方式,方便以后继续调研?”

  

  “可以哦。”蓝染面不改色从善如流,报出自己的电话号码,看着少年掏出电话,在手机上点按一番,接着听见铃声响起,少年呼出一口气挂断电话。

  

  “3q。”少年晃了晃手机微微一笑,摆手离开。

  

  蓝染看着少年挺直的背影,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几乎凉掉的咖啡。

  

  果然还是红茶更好喝啊。

  

  看着通讯录里静静躺着的名为“黑崎一护”的联系方式,蓝染慢慢勾起嘴唇。

  

  事情发展得很顺利——虽然过程与预设有些许偏差,不过目的达到就好。

  

  盛着红茶的杯沿靠在唇边浅酌,蓝染看着手机,思索着下一步计划。

  

  现在发一条消息是最好不过的,既可以不使双方陷入社交障碍的尴尬境地,也可以进一步促进彼此的关系,一举两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蓝染依旧捧着红茶杯,没有动作。

  

  要如何措辞呢。蓝染心中浮现出好几条方案,却一直没有选择出最佳方案。

  

  时间悄然流逝,在时针缓慢移到十一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

  

  发信人为黑崎一护。

  

  翻开消息,只见屏幕上静静躺着几个字。

  

  “请多多指教。”

  

  快速将心中早已烂熟的回复输入进去,按下发送,蓝染放下手机,向后靠向沙发靠背,闭上眼睛回忆少年的模样。

  

  靓丽的发色和温暖的笑容,如同白纸一般干净的存在,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

  

  所以想把他拉到身边,据为己有,让他染上自己的色彩。

  

  蓝染保持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思索下一步计划。

  

  在家乖乖做作业的黑崎一护冷不防打了个寒战。

  

  黑崎一护是个主动且与他十分契合的人。蓝染发现,对方总是在聊天中引导出自己准备说的话,亦或是直接由他说出来。不仅省了不少心力,而且还蛮愉悦的。

  

  一护是多么善解人意又温柔的孩子啊。蓝染想。

  

  两人第一次在其他地方见面是互通联系方式的两周后,由黑崎一护提出,蓝染从善如流,两人达成第一次约会成就。

  

  约会地点是一家甜品店。那家店是蓝染四处走访后,找到的评价相当高的店面,只是知道这家店的人很少。不知道离这里颇远的黑崎一护怎么会将地点选在这里,但看在与计划相同,蓝染便没有放在心上。

  

  啊,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

  

  蓝染其实不怎么爱吃甜品,但是黑崎一护爱吃,几乎是嗜甜如命。顺便一提,蓝染在黑崎一护打工的那家店点的第一份也是最常点的甜品是黑崎一护推荐的。

  

  蓝染依旧是平素的打扮,简约而优雅,黑崎一护则是最简单的T恤牛仔裤,休闲富有活力。

  

  “黑崎君很爱吃甜食啊。”蓝染看着黑崎一护面前的甜品说。

  

  “啊?其实还好,”黑崎一护揉了揉头发,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觉得吃这些东西能让自己放松。”

  

  “哦?”蓝染身子前倾一些,“你是说,跟我在一起让你感到紧张吗?”

  

  黑崎一护愣了一下:“并没有……”

  

  蓝染轻笑几声,那调侃的笑容让黑崎一护有些气恼,蹙眉微红着脸说:“笑什么啊?”

  

  “没什么,”蓝染脸上依旧挂着笑意,“只是觉得黑崎君很可爱而已。”

  

  “哈?可、可爱……”黑崎一护涨红了脸,配上凌乱的刺猬头,当真像熟透的草莓,“请你适可而止一点!”

  

  “跟我这样的人出来,不会觉得无聊吗?”直到少年的脸色恢复平常,蓝染忽然道。

  

  “哈?”黑崎一护咬着勺子,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会无聊?”

  

  “因为我们的年龄差距。”

  

  黑崎一护像是看到什么惊奇的物品一样打量着蓝染,随后道:“没想到你也会因为这些可有可无的小事而困扰呢。”

  

  “可有可无吗……”蓝染垂眸,看着端上来的咖啡,端起轻笑道,“真是充满活力的孩子。”

  

  “慢着,”黑崎一护压下蓝染的手,把咖啡端了过来,叫来服务生点了杯红茶,对蓝染道,“大叔还是喝红茶比较合适。”

  

  看着少年有些狡黠的目光,蓝染桧木色的眼眸瞬间幽深。

  

  少年为他做的问卷调查中,其中一项就是有关他的喜好。蓝染自然不会有除了红茶的第二个回答。

  

  没想到少年还记得,蓝染轻轻微笑。

  

  啊,一护是多么温柔细心的孩子啊。

  

  第一次约会蓝染很是满意,黑崎一护最后分别时看他的眼神也别有一番韵味(←蓝染の滤镜),为此,他这几天一直很开心。

  

  然而随后他就不开心了——他的同事兼朋友市丸银给他带来了个不好的消息。

  

  “你知道吗?最近那个小一护和一个男老师走得很近哦。”市丸银的嘴角高高翘起,笑得像只狐狸。语气听上去很是为蓝染担心,表情却与之完全相反。

  

  “银,”蓝染瞟了一眼趴在他桌子前幸灾乐祸的市丸银,语气平淡地说,“不要去关注那些无聊的虚假消息。”

  

  “真的吗?”市丸银的语调能拐出三个弯,京都腔使得他的语气带着戏谑的意味,“我可是听小一护的同学说,昨天中午,小一护和那个老师在化学教研室两个人待了超级久才出来的哦!”

  

  见蓝染依旧面色沉稳,市丸银坏心眼地凑近小声说:“那位同学还听见小一护在里面大叫,等出来的时候两人都衣衫不整……”

  

  市丸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想戏弄的那个人已经上钩,瘫着张脸前往空座高中去了。

  

  “可怕可怕,不知道小一护会不会有危险啊,蓝染大人的怒气可不是能轻易平复的。”市丸银看着满是戾气的某人的背影说道,语调和表情却完全没有担心的成分。

  

  他知道,那个人绝对不会伤害黑崎一护,更不允许别人去触碰他的所有物。

  

  市丸银移开视线,看了眼腕上的手表,伸了个懒腰。

  

  “时间还早……去乱菊那里睡一觉吧。”

  

  黑崎一护走出教学楼时,眼尖地发现站在校门口的那抹身形高大的身影。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黑崎一护暗自纳闷。会不会是有什么私事来找别人?

  

  然而很快他便否决了这个观点——越接近校门口,他越能感觉到那人的视线完全放在自己身上。

  

  充满压迫和掠夺,仿佛在看所有物一般的目光,让他如芒在背。

  

  “喂,一护,”走在一旁的浅野启吾撞了撞黑崎一护的肩膀,小声说,“你是不是最近又惹什么人了?”

  

  “啊?”黑崎一护不解,“为什么这么说?”

  

  “你还没看见吗?那个人、就那个,”浅野启吾用视线示意校门口的那抹身影,“他一直在盯着你看诶,你看那嘴边的笑容……都能让我今天晚上做噩梦了。”浅野启吾缩起肩膀,看起来十分忌惮那人,“一护,你现在从后门跑还来得及,这里我和水色想办法。是吧,水色!”

  

  说着浅野启吾一把搂住了小岛水色的肩膀。

  

  “你一个人加油吧,浅野同学。”小岛水色噼里啪啦按着手机,毫不留情地说道。

  

  “哈?!”浅野启吾大受打击,“为什么要加敬语啊水色!还有你竟然不愿意帮一护吗?”

  

  “完全没有必要啊。”小岛水色说。

  

  “水色说的没错,”黑崎一护赶紧插话进来,不然还不知道要让浅野启吾说到什么时候去,“那个人我认识,放心吧,今天你们就先走吧,抱歉。”

  

  “喂,一护!”看着黑崎一护头也不回的抬手以示再见,浅野启吾转身,几乎要挂在小岛水色的身上,可怜巴巴的说,“水色,一护他抛弃我们啦!”

  

  小岛水色没有避开浅野启吾的魔爪,依旧面容平静按着手机道:“请放开我,浅野同学。”

  

  浅野启吾满脸伤心:“不要用敬语啊!”

  

  “安心吧,”小岛水色总算合上手机,抬手拍了拍蹭着他脖颈的头,“那个人不会伤害一护的。”

  

  “诶?为什么你会知道?”

  

  小岛水色望天:“大概是直觉吧。”

  

  正如小岛水色所说,黑崎一护也完全没有惧怕此时一脸和蔼的微笑的蓝染,步伐沉稳而坚定地朝站在校门口的蓝染走过去,越是接近他越能觉察出对方的心情不是很好。

  

  应该说是非常糟糕,即便他的脸上依旧挂着与往常无异的笑容,但是此刻看来却更像黑化一般。

  

  谁惹到他了吗?黑崎一护纳闷。

  

  仔细地打量一遍黑崎一护,蓝染才温和道:“黑崎君。”

  

  “蓝染,你怎么来了?”

  

  蓝染答非所问:“黑崎君不好奇为什么我知道你在哪所学校?”

  

  “啊,”黑崎一护挠挠头发,“这、这个无所谓啦……你忽然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怎么不用手机提前联络。”

  

  “没什么大事,就是忽然很想念黑崎君,所以过来等你放学。”蓝染依旧面带笑容,低头凝视着少年的面庞,“没有给你造成什么困扰吧?”

  

  “没有……”黑崎一护躲开蓝染近乎直白的视线,迈开步子道,“走吧,先找个地方坐下再说。”

  

  蓝染顺从地跟着黑崎一护,道:“不会耽误你的时间吗?”

  

  “不会……”黑崎一护微微蹙眉,“你没有耽误我的时间。”

  

  盯着少年略微不满的侧脸,周身气势削弱些许,蓝染敛眉轻声说:“我知道了。”

  

  黑崎一护带着蓝染来到了一家露天冷饮店,给蓝染点了杯常温的红茶,自己要了杯冰淇淋,在阳光触碰不到的角落处落座。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黑崎一护咽下一口冰淇淋问。

  

  “是在说我吗?”

  

  “是的,”黑崎一护看着脸上依旧挂着笑的蓝染,“你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有吗?”蓝染看起来有些惊讶,“我倒是觉得很平常。”

  

  才怪。黑崎一护默默腹诽。连浅野启吾都能看出来蓝染身上的黑气,可见他的心情差到什么地步。

  

  “算了,不说也没关系,等你愿意说了再告诉我吧。”

  

  端起杯子小酌一口,蓝染才道:“黑崎君最近在学校有发生什么事吗?”

  

  “嗯……”黑崎一护蹙起眉头,继而恍然道,“啊、倒是有一件……昨天做化学实验,老师不小心搞错了剂量,结果反应太激烈,溅到衣服上,烧出老大一个洞呢。”

  

  蓝染微眯起眼:“你没事吧?”

  

  看他那副表情,黑崎一护赶忙道:“没有。”

  

  “那就好。”

  

  “老师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就把他的衣服给我披上了。”黑崎一护继续道,搅拌着杯中有些化开的冰淇淋,视线的余光却仔细观察着蓝染的脸色,语气依旧轻松道,“你是听到什么传闻了吗?”

  

  “啊,是的,听说空座高中做实验时出现了问题,有点担心就问问你。”蓝染从善如流,心里放下一块大石头。

  

  难怪两人衣衫不整,黑崎一护还穿着他老师的衣服,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于是阴转多云转晴,不一会儿蓝染周身的黑气便散了干净。

  

  黑崎一护舒了口气:“不生气了?”

  

  蓝染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我何时生过气。”

  

  “……”死不承认是没有用的。

  

  “以后可以叫你一护吗?”蓝染忽然道。

  

  黑崎一护一愣,随即笑道:“可以。”

  

  看着少年的笑颜,平稳的心跳忽然一阵狂跳,仿佛要冲破胸膛,扑进少年的怀里。

  

  他几乎抑制不住突如其来的冲动,暗自调息一番,不禁陷入沉思。

  

  为什么他会因为市丸银的一句话,就一时冲动的跑来和少年对峙?明明只是个有趣的孩子而已。

  

  但是一想到眼前这个孩子,将来身边会有一位佳人站在身旁,心里就如同撒了把盐一样,又疼又涩。

  

  不想放手,想永远将他留在身边。

  

  如同突破了一道雾蒙蒙的屏障,蓝染这才恍然发现,之前鼓噪沸腾的情感名为喜欢。

  

  他喜欢眼前这个少年,这个倾注了他所有目光的少年。

  

  明白了这个道理,蓝染没有一点别扭情绪,仿佛理所应当一般,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紧接着开始思考黑崎一护接受自己感情的可能性。

  

  他们之间隔着数年不可跨越的时光,他已然是个精明圆滑的社会人,而少年还是透着青涩的年纪,这隔阂的岁月中无数的诱惑都足以摧毁他们之间的羁绊。如何维持这段感情,是个需要仔细对待的问题。

  

  ——蓝染完全没有考虑黑崎一护拒绝他的可能性,并不是一味自满,只是坚信着,总有一天,少年会对他回报同样的情感。

  

  他只希望,这一天能来得早些、更早些。

  

  在知晓自己的感情后,蓝染开始主动与黑崎一护联络,对方也始终做出积极回应,一切看起来都很有希望。

  

  亲昵的称呼能增加彼此的感情——虽然一护从来不愿意叫他惣右介,但他并不在意,少年别扭起来也很可爱。

  

  时光流淌,天气逐渐炎热,暑假马上到来,然而期末考试横亘在众学生面前,耀武扬威。

  

  为了复习,黑崎一护只好暂时停了在咖啡厅的打工,专心复习。

  

  看不见黑崎一护的蓝染表示不满,忍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给黑崎一护发了条短信。

  

  ——需要补习老师吗?

  

  好像在等着蓝染这句话,黑崎一护很快就发来了回复。

  

  ——可以吗?真是太感谢了!

  

  平日里黑崎一护要上课,两人约在了周末,蓝染来黑崎一护家里进行辅导。

  

  找到理由登堂入室的蓝染,表示能与黑崎一护单独相处,十分满足。

  

  总算让这个犹豫不决的男人主动行动,黑崎一护感到十分欣慰。

  

  在两人的期待下,终于到了周末那天,蓝染破天荒的没有将头发梳上去,任由棕色的发丝垂在额前,在黑框眼镜的衬托下没有了往日霸气的气场,如同宝剑入鞘,整个人散发着温和的气场。

  

  他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五分钟,按响门铃,门里有人应了一声,接着脚步声由远及近,房门“咔哒”一声,在他面前打开。

  

  “呃……蓝染、”看到蓝染的打扮,黑崎一护明显一愣,接着才恢复平常道,“怎么换了个发型?”

  

  “偶尔也要尝试新风格。”蓝染走进门,黑崎一护已经为他准备好拖鞋,“打扰了。”

  

  “你先去我房间吧,二楼左手边那间。”黑崎一护道,蓝染看他走进厨房,多看了几眼,才转身上楼。

  

  黑崎一护的房门前挂着一块15的牌子,就算不用他指路也能认出这间是他的房间。推开门,干净整洁的房间呈现在蓝染眼前。

  

  他站在房间中央,细细打量过每一处角落。

  

  “这是一护的房间”,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微动,很快平复好心情,书桌旁的一摞书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拿了一本随便翻翻,蓝染发现那正是他所教授的科目。

  

  “我进来了。”正巧这时,黑崎一护打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蓝染手中的书,动作微顿,接着走过来把饮品放到桌上。

  

  “一护想考这个专业?”蓝染道。

  

  “嗯,挺感兴趣。”

  

  “真巧呢,”镜片反射的光芒遮住了蓝染眼中的情绪,“我教的恰好是这个科目。”

  

  “是吗,那还真是很巧。”黑崎一护看起来没有多大的惊讶,他坐在床边,抬头看着蓝染微笑,“那为了成为你的学生,我得努力才行。”

  

  “一护的话一定可以的。”

  

  黑崎一护笑笑,揉了揉头发,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你这么说,我就觉得什么都不是问题了。”

  

  蓝染神色一顿,道:“原来我还有这么厉害的作用吗?”

  

  “是啊,”黑崎一护道,看向蓝染,声音拉长道,“我啊,真不知道如果没有你的话,要怎么办呢。”

  

  “……”

  

  冷静、冷静!蓝染觉得他就像是初尝爱情的毛头小子一般,因为对方一句话就方寸大乱。他在心中告诫自己,一护应该是因为依赖自己才这样说的,不能一时冲动,要沉着应对。

  

  看蓝染面无表情不知在思索什么,黑崎一护眼中迅速划过一抹笑意,他站起来将红茶递给蓝染:“别发呆了,来辅导功课吧,蓝染老师。”

——TBC

 

评论(6)
热度(20)

© 山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