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拖延症(下)

*cp蓝一




  经历了在暑假前的最后一道拦路虎——期末考试,学生们都在嬉笑着商量去哪里游玩,黑崎一护与他的一帮挚友在阳台上吃饭时,不可避免地谈论起这件事。

  

  “呐呐,这次暑假你们有什么计划吗?”趁着小岛水色看手机的功夫,浅野启吾从他便当中夹了一块肉,期待地看着其他人道,“这次我们出去不如叫上几位女同学吧?”

  

  “我大概要去姐姐家。”小岛水色说。

  

  “我要去打工。”茶渡泰虎说。

  

  “我去医院实习。”石田雨龙说。

  

  浅野启吾大失所望:“为什么你们对暑假旅行没有一点执念呢!”他看向一直没有发言的黑崎一护,目光幽怨,“你是不是也有计划?”

  

  “啊,是的,”黑崎一护笑道,“我也要去打工。”

  

  “你们这些没有情趣的人!”浅野启吾愤愤不平,“那么多优秀的女同学都错过了!”

  

  茶渡泰虎唔了一声,不发表意见。

  

  小岛水色凉凉看了浅野启吾一眼,依旧噼里啪啦按着手机。

  

  石田雨龙推了推眼镜:“与其关注这些,不如趁早想想大学的事情。”

  

  “你们真是没劲透了。”计划泡汤的浅野启吾幽怨地蹲到一旁默默画圈圈。

  

  “说起来,最近一护和那个男人走得很近啊。”小岛水色忽然道。

  

  “啊,”黑崎一护一愣,接着挠挠头,“嘛,还好……”

  

  “男人?”石田雨龙看了黑崎一护一眼,“是上次在校门口接你的那个男人吗?”

  

  最近蓝染有时间就会来接黑崎一护放学,这种监护人一般的做法让他颇有些哭笑不得,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和他走完这一段回家路。

  

  黑崎一护点点头:“是的。”

  

  “那个人是空座大学的教授,很有名气。”石田雨龙道,“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他经常光顾我打工的那家店,后来就熟了。”

  

  “黑崎,你真是一如既往的迟钝呢。”石田雨龙推了推眼镜,以一种略微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黑崎一护黑线:“怎么了?”

  

  “那个男人对你居心不纯。”

  

  忽略掉旁边浅野启吾“什么??那个男人喜欢一护?!”的大呼小叫,黑崎一护有些尴尬地摆摆手道:“没有啦……”

  

  “怎么没有,”石田雨龙道,“想必你也发现了。”

  

  茶渡泰虎有些担心的看着黑崎一护:“一护,没事吧?”

  

  “没事的,茶渡,不要担心。”黑崎一护笑着摆摆手,敛眸道,“我知道。”

  

  “那你怎么不和他保持距离?”

  

  “没有必要,”目光放远,声音也一并低沉下来,不知是说给他们还是自己听,“这样就很好。”

  

  “……”石田雨龙目光一闪,那一刻,他敏锐地在黑崎一护的眼中捕捉到流淌过的一丝情绪,沉默半晌,语气又恢复平常,“既然如此,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乘胜追击了。”自信一笑,棕褐色的眼眸闪烁的光芒让在座除了浅野启吾的人为之震惊。

  

  “……什么?”完全不在线上的浅野启吾看了看黑崎一护,又看了看其他人,小声问小岛水色,“一护又要打群架了?”

  

  “你还是继续发呆比较好,浅野同学。”

  

  “水色——”浅野启吾眼泪汪汪。


  

  自暑期开始以来,蓝染一直思索着要如何向黑崎一护表白,心里列出好几条方案,始终不能选出一个最佳。

  

  让他做出决定的是市丸银的传话。

  

  “蓝染桑,不得了了。”嘴上喊得起劲,市丸银的步伐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就连脸上的笑容也丝毫未有染上焦急的情绪,“听小道消息说,有人要给小一护表白哦!”

  

  “不过小孩子的玩笑话而已。”蓝染抖了抖手中的报纸以示不屑。

  

  “玩笑话也会成真哦。”市丸银道,“你看我和乱菊,属于小孩子的玩笑话吗?”

  

  蓝染沉默的将视线投向市丸银。

  

  “我是不着急啦,毕竟我和乱菊的感情不用担心。”市丸银晃着袖子,“只是有的人要着急喽。”

  

  蓝染面色沉稳,放下手中的报纸道:“怎么回事?”

  

  “刚才不是还不愿意听吗,现在怎么改变主意了?”市丸银调侃道,敏锐地看到蓝染微不可见蹙起眉头,立刻见好就收,“好啦告诉你,听说小一护喜欢的一部电影最近要上映了,已经有可爱的女孩邀请他一起去电影院了哦。”

  

  蓝染不动声色:“什么电影?”

  

  “解忧杂货店。”银说,“那片子很感人哦,到时候小女生哭得梨花带雨的,小一护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好了,银。”转椅背对着银,他没法看到蓝染现在是怎样的一副表情,只能听到蓝染的声音一如往常没有波澜。“回去工作吧。”

  

  “是。”银老实离开,若是在那张脸上用笔画上三道胡须,当真与狐狸一样。

  

  “表面上看起来镇静,心里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呢……”银愉快地低喃道,“碰到小一护,一向精明的蓝染大人也沦陷了呢。”

  

  当夜,写完作业的黑崎一护拿起手机,看到蓝染发来一条短信。

  

  ——想看电影吗?

  

  黑崎一护想了想,回复。

  

  ——好啊,看什么?

  

  ——听说解忧杂货店要上映了,有兴趣吗?

  

  看到屏幕上的那句话,黑崎一护勾起一个笑容。

  

  果然,蓝染这样的拖延症晚期就得激一下才行。

  

  思及至此,黑崎一护发送一条回复。

  

  ——当然。

  


  说真的,蓝染对于这种温情类电影不是很感兴趣,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在他看来是一种缥缈而虚幻的东西,不如一串数字来的具体真实。

  

  然而他在黑崎一护的身上第一次体会到了他所认为的不切实际的、如镜花水月般的情感,这种奇妙而汹涌而至的感情如同脱缰的野马,在脑内奔驰放纵,他沉溺于此,不想放开这束温暖的光。

  

  黑崎一护是个感性的人,蓝染对此深有体会。

  

  ——“真的是,好感人啊。”黑崎一护眼眶泛红,好像兔子一般湿漉漉的注视着蓝染(雾)。

  

  “男孩子哭哭啼啼的怎么行。”说教的语气,却依旧动作温柔地将人搂过来,轻声安抚。

  

  啊,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刚才的电影让你觉得很没意思吧?”黑崎一护有些抱歉的看着蓝染,想象中的场景完全没有出现,“我早该想到你不喜欢这类电影的。”

  

  蓝染没有因此而感到沮丧,微微勾起嘴角:“一护很了解我的喜好?”

  

  “在意自然了解得多些。”黑崎一护面色平淡道,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刚才的爆炸性宣言在蓝染这位沉稳精明的社会人心中造成了怎样巨大的冲击。

  

  一护他……果然是在意自己的。

  

  不要冲动。蓝染在心中告诫自己,完美的计划会事半功倍,一味的莽撞很有可能失去机会。

  

  “一护在意我,我很高兴。”注视着黑崎一护的脸庞,他低声说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宛如情人间的呢喃,瞬间染红黑崎一护的耳廓。

  

  “我知道了……你离我远点。”黑崎一护微红着脸手抵住蓝染的胸膛,将他推开,眼神有些游移。

  

  “为什么要拉开距离?”蓝染道,“这样的距离,会让你觉得放心?天真的想法。”他伸出手,一把将黑崎一护拉了过来,“你看,我只要抬手,就能轻而易举的抓住你。”

  

  “……”黑崎一护气急,脸色涨红地给了蓝染一记肘击。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即使被肘击,蓝染也保持着愉悦的笑容。

  

  “真是过分呢,一护。”

  

  “哈?!”黑崎一护都要气笑了,“到底是谁过分啊!”

  

  “好了,不逗你了,”蓝染敛眸,话语中“真拿你没办法”的语气使得黑崎一护额角一阵狂跳,“我们先去吃饭吧。”

  

  黑崎一护神色稍缓:“去哪里?”

  

  “也许你有印象。”蓝染神秘一笑,并未多言。

  

  黑崎一护撇撇嘴,老老实实跟着蓝染的步伐。

  

  蓝染带黑崎一护来的这家餐厅客流量不多,胜在环境优雅,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以前和黑崎一护有关的地方。

  

  ——看到熟悉的场景,黑崎一护惊讶地脸颊泛起些微红晕(大雾),目光有些复杂地看向蓝染:“你来过这里?”

  

  “当然,”蓝染保持着温柔的微笑,“这里有着珍贵的回忆,我怎么可能会忘。”

  

  “蓝染……”黑崎一护含情脉脉与之对视。

  

  掌心覆上少年的手背,蓝染低声道:“一护,我喜——”

  

  “蓝染?”手在蓝染眼前晃了晃,少年有些奇怪地看着蓝染,“在想什么?”

  

  “没什么。”蓝染不动声色。

  

  “这里环境不错嘛。”黑崎一护显然对这里很感兴趣。

  

  “啊,”蓝染应了一声,“你来过这里吗?”

  

  “小时候来过,没想到这家店还开着。”看了看四周,黑崎一护状似不在意问道,“你来过这里?”

  

  “啊,以前和一位小朋友来过,”蓝染单手撑着面颊,好像在回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里含着笑意,“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那现在还和他有联系吗?”不知为什么,黑崎一护脸色有些微红,目光偏开不去注视蓝染。

  

  “后来他搬家,就没有联系了。”浅酌着红茶,仿佛在说一段遥远的往事,低沉的嗓音缓慢而温柔,“好在前一阵找到他了,怎么说呢,还是和以前一样耀眼。”

  

  “能被你这样夸奖,还真想认识一下呢。”黑崎一护笑道。

  

  眉眼充斥着温柔的笑意,蓝染凝视着黑崎一护的脸庞,低声道:“想知道他是谁吗?”

  

  还不待黑崎一护说什么,一道轻佻的男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呀,这不是黑崎同学吗,还真是巧呢。”

  

  黑崎一护看向说话那人,有些惊讶:“浦原老师。”

  

  顺着少年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和一位黑皮肤紫色头发的女人站在不远处,看到蓝染男人惊讶地挑眉笑道:“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蓝染教授嘛,没想到你和黑崎同学认识呢!”

  

  “……浦原喜助。”

  

  “和年轻人有约吗……没想到你也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看到笑意在男人脸上逐渐消失,黑崎一护连忙道:“好巧啊老师,你们是已经准备离开了吗?”

  

  听出黑崎一护话中的意味,浦原喜助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复又转回到蓝染身上,有些了然笑道:“是啊,我们准备离开了。”

  

  “那就不打扰你们二人时光了。”黑崎一护笑嘻嘻道,一边分出余光观察着蓝染的神色。

  

  “喜助,一护这么着急,我们就不要打扰了。”四枫院夜一看了眼黑崎一护,对浦原喜助道,“再停留一会儿,有的人只怕是要发火了。”

  

  “哈哈哈哈,可怕可怕。”浦原喜助笑着挽着四枫院夜一离开,留下黑崎一护独自面对面无表情的蓝染。

  

  黑崎一护无语地看着两人潇洒离去的身影,腹诽浦原老师拉的一手好助攻。

  

  “啊,肚子饿了,我们先来点单吧。”黑崎一护翻开菜单,强行转移注意力。

  

  见男人将目光放在眼前的菜单上,黑崎一护暗自舒了口气。

  

  这样调侃蓝染,浦原老师绝对会遭到很惨的报复吧……不过这就不是他关心的了,眼下安抚男人才是首要要务。

  

  因为浦原喜助的打断,导致之前的话题中断,计划再次落空,蓝染依旧不减斗志,继续下一步计划。

  

  “接下来去哪里?”吃饱喝足,黑崎一护有些慵懒地耷着眼皮问。

  

  “是啊,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说道最后,蓝染的声音消失在唇边,顿了顿复又开口道,“一护喜欢烟火吗?”

  

  “啊,还好,”黑崎一护眨眨眼,道,“要去看烟火?”

  

  “烟火大会就要到了,去看看也不错。”

  

  黑崎一护耸耸肩:“也好。”

  


  经历了看电影、吃饭,烟火大会便是最后一站。虽然招数有些老套,但屡试不爽——蓝染在各大网站上如是了解到。

  

  伴着漫天烟火,吐露真挚爱语,对方肯定会被你打动哦!——来自某位热心网友的回答。

  

  一向精明沉稳、思维缜密的蓝染,在感情上经验却是0,觉得网友们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这招也许对女生更管用,对于粗神经的黑崎一护来说,效果不是那么显著。

  

  “啊,人好多啊……”看着热闹的河岸,黑崎一护有些头疼地皱眉。

  

  “一护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一般吧……就是觉得有些麻烦。”

  

  蓝染思索片刻,道:“既然如此,我们换个地方。”

  

  “啊,等下……”黑崎一护愣了愣,赶忙叫住蓝染,正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黑崎君!”

  

  黑崎一护顺着声音方向望过去,只见一个拥有明亮橙色头发的女孩跑了过来,一脸惊喜:“好巧,黑崎君也来看烟花吗?”

  

  “井上?”黑崎一护有些惊讶,紧接着看了眼蓝染,见对方一脸平淡地盯着女孩,头皮一紧,“是的。”

  

  “真好,大家都来到这里了呢。”井上织姬笑眯眯道,黑崎一护赶忙道,“井上,你们先玩吧,我先走……”

  

  “来都来了,怎么能轻易离开呢?”妩媚的嗓音在黑崎一护身侧响起,心里暗道不好,赶忙往后撤,想靠近蓝染寻求帮助,却晚了一步,一阵幽香传来,一只手搭在肩膀上,紧接着黑崎一护的手臂贴上一处柔软,意识到那物是什么的黑崎一护头发都要炸起来:“乱菊姐!快放开我啦!”

  

  “一护还是这么爱害羞呢。”仿佛感受到一道冷漠的视线,松本乱菊有些慵懒地看了眼蓝染,烟灰色的眼眸里写满了戏谑,他晃了晃搂着黑崎一护的手臂,道,“一护,你拒绝我们的邀请,和一个男人出来看烟火?”

  

  “乱菊姐——”黑崎一护的脸涨红,他有些难堪地看了眼蓝染,触碰到对方同样盯着他的视线,赶忙移开眼,“别再说了……”

  

  “小一!”粉头发女生蹦蹦跳跳地走过来,拉拉黑崎一护的衣服,眨巴着眼睛委屈道,“你好久都不和我出来玩了。”

  

  黑崎一护太阳穴突突跳:“八千流……”

  

  “小一,今天陪我看烟火好不好?”

  

  “对啊一护,留下来嘛……”松本乱菊不忘添把火,手不老实的在黑崎一护身上游走。

  

  黑崎一护欲哭无泪,他怎么不知道他这么有女生缘啊?!平常完全看不出来啊!

  

  “一护!”一个小个子女生窜到黑崎一护面前,手叉腰声色俱厉道,“众目睽睽之下胆敢调戏女生,胆子不小啊!”

  

  “……露琪亚你看清楚,到底是谁调戏谁啊!”黑崎一护费力地试图拨开松本乱菊缠绕在他身上的手,对朽木露琪亚吼道。

  

  看着男人越来越冷漠的脸庞,黑崎一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无奈无法从中脱身,无比焦急。

  

  就在黑崎一护觉得男人将要暴走的时候,一个轻佻的男声闯了进来。

  

  “好啦,乱菊,别再玩了。”

  

  搂着黑崎一护的手被轻柔地卸了下来,银半搂过松本乱菊,脸上浮现一丝无奈的笑意:“一喝酒还是这么不老实。”

  

  黑崎一护感激地看了眼市丸银,还来不及道谢,手腕就被男人攥住,将他带离此地。

  

  身后一群女生大呼小叫,说黑崎一护不仗义,然而等到两人的背影走远,女生们才松了口气。

  

  “朽木桑,黑崎君他……真的没问题吗?”井上织姬有些担心地看了眼两人几乎看不见的背影道,“那个人刚才好可怕……”

  

  “不用担心井上,”露琪亚拍了拍井上织姬的肩膀,“那个人绝对不会伤害一护的。”

  

  “感谢你们的帮忙,”搂着松本乱菊的市丸银笑眯了眼睛,“多亏了你们刚才的表演,才能深深地刺激到那个人。”

  

  “没关系,举手之劳嘛。”朽木露琪亚大度的摆摆手。

  

  “别忘了我的五十罐金平糖。”草鹿八千流道。

  

  “放心,包在我身上。”市丸银道。

  

  不知道自己被整蛊的黑崎一护,被蓝染一直带到一处僻静之地,人群的欢闹声远远传来,破碎不清,像是处在另外一个世界。

  

  “蓝染,”黑崎一护有些小心翼翼的唤了声男人,“你生气了吗?”

  

  “生气?”男人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静,“并没有,只是意识到了一护真的很招女生喜欢呢。”

  

  “别相信那些啦,”黑崎一护有些苦恼地揉了揉头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人跟变了个性子一样,平常都不是这样……”

  

  “黑崎一护,”手被一把握住,男人温热的体温顺着两人皮肤相触的地方源源不断传来,扰乱了他的心跳,“我喜欢你。”

  

  黑崎一护一愣:“恩。”

  

  “跟我在一起。”

  

  “好啊。”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很快答道。

  

  这回轮到蓝染愣住了,他微微眯起双眼,放开了黑崎一护的手:“你知道我刚才说的话的含义吗?”

  

  “当然知道了,”黑崎一护点点头,接着笑了起来,“真是的,看你今天这么卖力,没想到最后告白的话这么简单。”

  

  一向自诩高智商的蓝染头一次感觉大脑打结,措辞半天,最后只说出一个“你”字。

  

  “我早就知道了,”黑崎一护道,“你的计划,你的打算,还有你的感情。”

  

  “……一护。”

  

  “所以呢,”黑崎一护再一次打断了男人的话,他眨眨眼,目光透着狡黠,“我答应了,你的回答呢?”

  

  蓝染没有言语,只是一把将黑崎一护搂了过来,几乎要揉进怀里。

  



  隔天,蓝染将之前那些愚蠢的搜索怎样告白最易成功的网页记录统统销毁。

  

  所以说,要那么多套路干什么,简简单单才是真。



  

  后日谈1:

  

  “一护!不要偷懒!快去招呼客人!”老板娘毫不留情地在黑崎一护头上来了一记。

  

  吃痛的揉揉头,黑崎一护蹙眉站起来:“知道啦……真是啰嗦的女人。”

  

  “哈?你说什么?”老板娘额角一跳,嘴角勾出一个笑容。

  

  黑崎一护一激灵,顿时赔笑道:“没什么、没什么……”说罢立刻脚底抹油。

  

  此时正是一天中最慵懒的时光,店里的客人都在安静地坐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需要招待的地方。

  

  为了躲避老板娘的唠叨,黑崎一护在店里转了一圈,目光落到了那位从不缺席的客人身上。

  

  那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从他在店里出现时,黑崎一护就注意到了他,那人的目光总是平和地追随着自己,不激烈不躁动,仿佛一个旁观者一样,默默注视着自己。

  

  黑崎一护对这样的目光并不感到厌烦,只是最近有些苦恼——近来他可以感觉到那视线下的蠢蠢欲动,却始终不见对方的反应,这样他也无法去指责人家的不是。

  

  此时,那个男人已然靠着身后的软垫睡了过去,面前摆放的是一沓厚厚的资料,看来这人将自己的工作带了过来。

  

  黑崎一护随意看了几眼,便将视线重新移到男人身上。

  

  一向打理得整齐的头发柔顺地垂了下来,遮住了光洁的额头,柔和了几分男人冷硬的面部线条,显出几分懵懂和青涩。

  

  黑崎一护蹙眉看着这张脸,微微弯下腰,抬手拨了拨男人垂在额头的发丝。

  

  眼睛骤然增大,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目瞪口呆地盯着男人,嘴张合了半晌,最后归于无奈地笑叹。

  

  “什么嘛,原来是你啊。”

  

  发现了男人的身份,黑崎一护便放弃了指责对方的打算,转而小心观察了几天。男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掉马,依旧在窥视他,没有任何行动,他觉得有些着急。

  

  一直吃那几样甜点,他看着都觉得腻啊。

  

  偏偏男人就那样一直坚持了下来,风雨无阻。终于,实在看不下去的黑崎一护来到男人面前,以做问卷调查的名义搭上了话。

  

  只是没想到这人连交换手机号都没做到……无奈黑崎一护又走回去开口询问手机号。

  

  终于帮男人走出第一步的黑崎一护松了口气,觉得这下可以不用再操心了。

  

  然而……事实证明还是他太天真。

  

  很快,黑崎一护便发现,男人总是有着周详的计划,却总是难以踏出第一步。

  

  比如两人第一次约会,要不是黑崎一护偶尔看到男人遍访甜品店的身影,还不知道对方要什么时候才能作出邀请。

  

  黑崎一护感到有趣,便开始留意男人的一举一动,还在男人身边埋了个探子,那个总是笑眯眯的狐狸脸。

  

  托着狐狸脸给他传递的信息,黑崎一护拜托狐狸脸在男人那添油加醋的游说,得以刺激男人进行下一步行动。

  

  多亏了狐狸脸,两人一步步交往密切,最终让男人确认了心意。

  

  被男人抱在怀中的黑崎一护将头埋在他怀里,唇角微微上扬。

  

  计划通√。


       只是这些事情,他是不打算告诉这个骄傲的男人了。

  



  后日谈2:


  傍晚的河畔,一个小男孩坐在河岸边,静静地看着平稳流淌的河水,阳光在他发间洒满金辉,却无法照亮他的眼底。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有人在身旁坐下,接着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轻声问道。

  

  “只是想看看风景而已。”男孩将头埋得更深,瓮声瓮气道。

  

  “这么晚不回家,会让别人担心的。”

  

  “反正家里没人,又没关系。”男孩瞄了一眼身边的人,皱眉道,“不用在这陪我。”

  

  “谁说我是在陪你?”棕发男人含笑道,隐藏在黑色眼镜后的桧木色眼眸温柔地注视着男孩。

  

  “你——”男孩气呼呼的瞪着男人,半晌撇开眼道,“算了,随你的便。”

  

  “所以,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都没有。”

  

  “摆着这张脸说这种话,实在是没有办法令人信服呢。”戳了戳男孩的脸颊,不出意料的遭到对方的反抗。

  

  “你管的好多啊。”

  

  “因为一护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所以很担心呢。”

  

  男人的话让小孩脸慢慢红了起来,他偏开脸有些不自在道:“你只是我的邻居而已,不用这样管我。”

  

  “是这样吗?可是我却听见你的心在说,想让我继续保持下去呢。”

  

  “……啰嗦!”

  

  “好了,”将男孩搂了过来,大手揉了几下发丝,低声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你要知道,还有我陪着你。”

  

  男孩的眼眶蓦地红了,他挣扎着从男人怀里爬出来,背对着他道:“肉麻!”

  

  “怎么会,我倒觉得很深情呢。”

  

  “好啦!回家吧。”再转过头时,男孩方才还泛着红色的眼眶已然恢复如常,“我肚子饿了。”

  

  男人一动不动,含笑看着男孩:“坐太久起不来了呢。”

  

  男孩像大人一般皱起眉,走过去拉住男人的手往起来拉:“别撒娇啦!真幼稚。”

  

  “一护真是成熟呢。”男孩的力气怎么能够拉得动,所以很快男人就站了起来,拍了拍拍男孩的头,“想吃什么?”

  

  “米饭。”

  

  “好。”

  

  夕阳拉长了两人的影子,将其融合在一起,密不可分。



  后日谈3:

  

  两人交往有了一阵子,蓝染却依旧是别扭有话不直说的性子,这让黑崎一护感到十分无奈。

  

  举个例子,浦原喜助是他的老师,再升上高三后两人交往比较密切,蓝染知道了以后默默脑补一场变心大戏,却又不愿向黑崎一护问明,也不愿做出跟踪的事情,便开始旁敲侧击,曲线救国。于是在黑崎一护眼中,蓝染暗中搜集了浦原喜助的资料,又屡次三番在他面前性情大变的夸浦原喜助怎样怎样好,搞得他以为蓝染变心,喜欢上他的老师,闹了很大一个乌龙。

  

  最近,不知道男人又在纠结什么事情,虽然表面上与平日无异,但瞒不过非常了解他的黑崎一护。

  

  只是这次,黑崎一护也有些搞不清楚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怀疑过男人对他的心意。他相信如果对方真的对他没有了感情,会直截了当的告诉他,虽然这样很伤人,却是对他的尊重。

  

  这天蓝染回来的有些晚,黑崎一护窝在沙发里等他,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再醒来时,男人正帮他盖毯子。

  

  “你回来了,”揉了揉眼睛,黑崎一护睡眼惺忪的看了眼蓝染,站起来走到桌旁,给他倒了杯水,“几点了?”

  

  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他有些奇怪地扭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对方正微眯着眼睛,盯着他的腰部。

  

  黑崎一护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睡的卷了上去,露出大片肌肤。顿时睡意全无,拉下衣服,他有些尴尬地将水杯递了过去:“……辛苦了,先喝点水吧。”

  

  “恩。”蓝染应了一声,并没有动作,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接过杯子,“早点睡吧,晚安。”

  

  “……晚安。”看着蓝染走进他的卧室,黑崎一护才松了口气,接着目光有些复杂。

  

  刚才他的眼神……实在太过明显,他想假装没有注意到都不行。

  

  说来他们两人现在虽然同居,却始终没有同睡一间卧室。本来黑崎一护以为男人并不着急,没想到原来是对方又在吞吐不言。

  

  揉了揉头发,黑崎一护看着男人紧闭的房门,嘴边慢慢勾起一抹笑容。

  

  次日晚上,洗漱完的黑崎一护抱着自己的枕头,打开了蓝染的房门。

  

  正躺在床上看书的蓝染看到黑崎一护的架势,神色一顿,接着把书放到一旁,故作沉稳道:“怎么了?”

  

  “以后我和你一起睡。”黑崎一护合上房门,走到床边将枕头放在另一侧,爬上床道。

  

  “怎么这么突然?”

  

  “……有些害怕,就过来睡。”黑崎一护敛眉,神情有些黯然。

  

  因为小时候的经历,黑崎一护有些怕黑,在两人当邻居的那段时间,他经常蹭到蓝染房间睡觉。

  

  蓝染很清楚,所以才没有识破黑崎一护的谎言。

  

  “所以,”正当蓝染把黑崎一护搂进怀里打算安慰一番时,对方忽然跨上他的腰间,含笑看着他,脸上哪有刚才半分失意,“你还要忍到什么时候?”

  

  “一护的意思我不是很懂。”嘴上这么说着,男人眼眸却越来越深。

  

  “马上你就会懂了。”黑崎一护俯下身,逐渐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吐息交融间,他轻声道,“你还要忍下去吗?”

  

  男人没有说话,猛然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你会后悔的。”

  

  “永远不会。”黑崎一护轻吻蓝染的手心,迎着对方满是侵略的视线,低声呢喃着世间最甜蜜的情话。



       第二天黑崎一护揉着自己酸疼的腰,气愤地踹了脚蓝染:“我后悔了!”


       “晚了。”蓝染答。


——END


大纲里本来还预设了其他的后日谈,但是这阵学习紧张……没时间写了,后面也写的比较潦草,抱歉了各位qaq

评论(12)
热度(24)

© 山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