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BLEACH】歧途

久违的一更!代表自己没有坑!前文在flappy dio那个号上! 翻蓝一tag也能看见!

*cp蓝一

05

  黑崎一护站在原地,内心惊疑不定。斩月明明在他体内,为什么以往召唤的方式却不起作用?他还在闹脾气吗?斩月又不是那么任性的人。

  

  ——不,他还真的是。

  

  黑崎一护脑海里浮现起天锁斩月的身影,有些头疼地皱眉。

  

  这个时候斩月还要跟他闹别扭吗?黑崎一护攥拳,咬牙看着烟尘之外的蓝染,绷紧身子防备下一记攻击。

  

  蓝染静静看着黑崎一护,沉默地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似在思索着什么,嘴边忽然勾起一抹笑意:“本来还以为在那场战斗后你有些长进,看来是我高估了。”

  

  黑崎一护一愣:“你说什么?”

  

  “连斩魄刀都无法运用自如的人,就算恢复灵力,也如同失去了利剑的战士一样,构不成威胁。”

  

  黑崎一护皱眉瞪着蓝染,很想反驳,但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又恨恨地撇嘴不言。

  

  ——只是这样的表情实在像是得不到糖的小孩子在任性撒娇,非但没有表现出本身的不满情绪,更像是在腻着嗓子抱怨。

  

  若是面对旁人,兴许会被他这副模样狠狠萌到,可惜蓝染向来不是心慈手软的人,面对如此萌态心里也依旧平静,似是有些可惜地微叹道:“原以为你还有些本事,现在看来倒是我浪费时间了。”

  

  看蓝染转过身似要离开,黑崎一护一愣,开口叫住那人:“喂——”

  

  未尽的话语还未吐露出来,那个清秀的背影如同被空气搅碎一般消失在眼前,黑崎一护瞳孔骤然一缩,身子一斜向旁边滑出数步,几乎是同时,刚才所站的位置就被一柄锋利的斩魄刀划过,发出尖锐的破空声。

  

  冷汗几乎要滑下额头,黑崎一护吼道:“喂喂!很危险啊!”

  

  蓝染一甩剑,挑眉道:“你以为我是在和你玩过家家吗?”

  

  “……我没有理由和你战斗。”黑崎一护道,天知道这一切的发展是因为蓝染的调戏惹怒了他,本想进行简单的肉搏意思意思,没想到发展到舞刀弄枪的地步,这究竟是为什么啊??

  

  而蓝染真的是一脸认真地谈论这件事,好像还对他不认真的态度而有些不满。黑崎一护一脸黑线地看着眼前这人,严重怀疑这人是在无间被关的太久,急切想找人练手。

  

  “天真的想法,黑崎一护。“蓝染似笑非笑,“不过无妨,你尽管保留你那想法,”身形一闪,下一刻蓝染已经出现在黑崎一护身前,利刃高举,锋利的刀锋闪着森冷的光芒,“只是若是不认真对待的话,会死的。”

  

  轰——

  

  乱石飞溅,尘土飞扬,自肆意飞舞的黄尘中钻出一抹小小的身影,脸颊上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顺着脸庞划下,在衣衫上留下几抹艳色。

  

  “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平稳的声音落下,磅礴的苍蓝色洪流奔涌而至,淹没了黑崎一护的怒吼——

  

  “蓝染你这个混蛋——!”

  

  庭院外,一中年男人在门口徘徊,犹豫的目光几次落进院内,却像是畏惧着什么不敢踏进一步。

  

  “啊!你轻点啊混蛋——”一声清脆的少年音忽然自院内传来,带着点疼痛和轻微的抱怨,中年男人身形一颤,神色挣扎几番终于下定决心迈进院内。

  

  然而下一刻,一间房门被打开,紧接着棕发少年端着木盆走出来,看到中年男人,原本放松且略带笑意的神色立刻冷淡下来,问:“什么事?”

  

  “惣右介……”中年男人有些小心地看了眼房内,道,“那个小孩……没事吧?”

  

  “不劳您费心,他没有事。”蓝染顺手把房门合上,阻挡住男人的视线。

  

  “……”男人欲言又止,犹豫半天又继续道,“训练场我去看过了……”

  

  “啊,非常抱歉,”蓝染道,“将那里弄的狼狈不堪,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不麻烦的。”男人连忙道,希冀而添有几分小心翼翼的目光落在蓝染身上,“不愧是惣右介,真厉害。”

  

  “谢谢父亲夸奖。”蓝染微微点头,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中年男人看着蓝染的背影,嘴唇几次开合,最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微叹口气转身离开。

  

  黑崎一护趴在床上,摸了把脸上处理妥当的伤口,心里暗骂蓝染。

  

  明明是他把自己伤成这样,却摆出一副责备的语气教训他,好像伤成这样都是因为他能力不够,不然这种程度绝对能避开。

  

  ……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他现在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啊!这样的身体都能下得去手,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吧!

  

  黑崎一护有些愤愤不平地翻了个身,神情转而有些凝重。

  

  不过,为什么在战斗过程中,他无法召唤斩月?难道真的是在跟他闹别扭?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黑崎一护就坐不住,挣扎着坐起来,盘腿闭上眼睛,试着潜入内心世界。

  

  仿佛有人引导着,很快他就沉进一片海水里。

  

  狗欢快的叫声在空间里回荡开来,顺着声音循过去,虚白正躺在一不知从哪翻出来的沙滩椅上,脸上挂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大半个苍白的胸膛露了出来,下面只穿了条夏威夷风情的裤衩,任苍白的长发在身侧铺散开来。

  

  看到黑崎一护一脸黑线地看着他,虚白的嘴角恶劣地勾起嘴角,道:“哟,小不点儿。”

  

  “别这样叫我。”黑崎一护不满地看着虚白,“你这是什么打扮?”

  

  “看不出来吗?”虚白拿过放在一旁的果汁,享受地喝了一口,“我在晒日光浴。”

  

  “……”黑崎一护看了眼被海水遮挡住从而破碎不清的太阳,不再理会这个问题,问道,“斩月呢?”

  

  “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就是斩月。”虚白的眉头轻轻蹙起,他微微坐起身,将脸上的墨镜扶了上去,耀金的眸子盯着黑崎一护,有些戏谑开口,“跑到这里来,是想问为什么召唤不出斩月吧?”

  

  黑崎一护知道外面他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他的斩魄刀目睹其中,大方的点头承认:“是。”

  

  “之前你能召唤出来斩魄刀,是因为那家伙愿意给你力量,为你所用,”虚白说着,嘴边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而现在,我不同意。”

  

  “为什么?”黑崎一护皱起眉头,虚白这话让他感觉有一丝违和,他这话的意思,就好像是……

  

  虚白却不愿再谈,又躺了下去:“那家伙不会见你的,你回去吧。”

  

  “为什么斩月不愿意见我?”黑崎一护执着问道。

  

  “真啰嗦啊。”虚白有些烦躁地一挥手,一把斩魄刀忽然破空而至,直朝黑崎一护攻击而来!

  

  黑崎一护大惊,连忙闪身躲过。

  

  一击未中,仿佛被流动的水流撕裂,那斩魄刀慢慢破裂,直至融化在水中。

  

  黑崎一护眼睁睁看着斩魄刀逐渐消失在他眼前,眼中的惊骇始终无法褪去。

  

  刚才的那把刀,和虚白平时拿的那把白斩月完全不一样。如果不是熟悉的气息,黑崎一护几乎要以为那只是把浅打。

  

  他有心问,然而虚白却不让他问出这个问题。

  

  “想问他为什么不愿意见你,不如先想清楚我们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再来吧!”虚白一挥手,一股水龙卷拔地而起,不等黑崎一护有所反应,迅速将他卷起包覆其中带出世界。

  

  世界又变得安静,虚白躺在沙滩椅上重新拉下墨镜,一只猫轻巧地蹦上来,懒懒伏在他身旁,有一搭没一搭甩着尾巴。

  

  虚白抚摸几把猫柔软的皮毛,看着海水智之上细碎的阳光,被墨镜遮挡住的耀金双眸破天荒地露出一丝落寞。

  

  黑崎一护猛地睁开眼睛,有些无措地揉了揉头发。

  

  闭眼再次尝试潜入内心世界,不出意外地还没摸到门就被赶了回来。

  

  虚白最后的话犹在耳边,黑崎一护撑着下巴沉思,虚白明显是想让自己认清斩月和他的关系与地位,不然是不会允许他进入的。

  

  想到这,黑崎一护不由有些心惊,不知何时,虚白竟有如此能力,能将他赶出来,也能控制内心世界的入口,而这一向是斩月的特权。

  

  虚白和斩月之间,必定存在一种难以捉摸的联系。

  

  可是一想起那诡异的虚的面具,黑崎一护又无法克制想远离的冲动。

  

  黑崎一护无声叹了口气,虚的力量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使用它的同时也要当心被它吞噬,犹如在悬崖边上行走,他无时无刻不得小心。

  

  黑崎一护本应该提防他的,但每每下定决心,脑海里就不由回想起斩月与虚白合体之后与他的那场战斗,不知是斩月还是虚白那张满是泪痕的哀伤的脸庞。

  

  “在想什么?眉头都拧成一团了。”一只手轻轻按上眉心,黑崎一护回神,就见蓝染正站在他面前含笑看着他。

  

  “没什么。”黑崎一护曲起腿环抱住,躲开蓝染的视线摇摇头。

  

  黑崎一护当时去无间找蓝染是因为想从他那得到答案,虽然蓝染没有正面回答,但他心中已然有数。

  

  按理说他已经放下了这些事情,今后也不会再因为眼前这个人心情有所起伏才对。

  

  可是在蓝染含笑的注视下,他竟然感到慌张,下意识地躲避开对方的视线。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奇怪的反应?

  

  蓝染看着黑崎一护略显稚嫩的脸上神色复杂,安静半晌忽然道:“我要出去一趟。”

  

  “你去哪里?”果然,一听到这句话,黑崎一护的注意力立刻转移。

  

  “想知道?”蓝染微笑看着小孩点头,道,“那就紧紧跟在我身后吧。”

  

  黑崎一护顿时精神满满地站起来,随蓝染走了出去。

  

  他们径直走出流魂街的范围,来到苍翠的松林深处,黑崎一护紧紧盯着前方高大的身影,努力地迈动小腿跟上。

  

  不知是否察觉到黑崎一护身体弱小,蓝染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他:“还能跟得上?”

  

  “当然!”黑崎一护擦了擦额上渗出的汗珠,杏仁般的褐色眼眸中有着无限的活力。

  

  蓝染看着小孩儿微有些气喘的模样,忽然蹲下身抱起了他。

  

  身体忽然腾空让黑崎一护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搂住蓝染的脖子,意识到被抱起来后,神色不善地看着蓝染:“你这是干什么?放我下来。”

  

  “按照你的速度,我们至少要耗费两倍的时间。”

  

  小孩儿白嫩的脸上顿时蔓延起一片红晕,蹙着眉头勉强道:“那好吧……辛苦你了。”

  

  回答他的是蓝染气音的笑。

  

  那微微湿热的气流喷洒在黑崎一护的耳朵上,顿时好像被烧灼了一样,红的仿佛能滴血。

  

  黑崎一护挡住耳朵,扭开头不让蓝染看到自己的异样,心里却慌张地打起小鼓。

  

  自己这是怎么了?


蓝一坑还有人吗……真的……好冷啊……

评论(16)
热度(29)

© 山澜 | Powered by LOFTER